人物
阮氏女

阮氏女

中国古代四大丑女之一

人物简介:

东汉的许允娶了阮德慰的女儿为妻,花烛之夜,发现阮家女貌丑容陋,匆忙跑出新房,从此不肯再进。后来,许允的朋友桓范来看他,对许允说:“阮家既然嫁丑女于你,必有原因,你得考察考察她。”许允听了桓范的话,果真跨进了新房。但他一见妻子的容貌拔腿又要往外溜,新妇一把拽住他。许允边挣扎边同新妇说:“妇有‘四德’(封建礼教要求妇女具备的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四种德行),你符合几条?”新妇说:“我所缺的,仅仅是美容。而读书人有‘百行’,您又符合几条呢?”许允说:“我百行俱备。”新妇说:“百行德为首,您好色不好德,怎能说俱备呢?”许允哑口无言。从此夫妻相敬相爱,感情和谐。

展开全文

阮氏女相关

中文名

阮氏女

民族

人物简介

东晋名士许允之妻

丈夫

许允

国籍

三国 魏

父亲

阮卫尉

人物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丑女之一

基本资料

阮氏女:曹魏名士许允之妻阮氏,又称为阮氏女。阮德慰的女儿。

中国古代四大丑女: 轩辕黄帝次妃嫫母、战国时齐宣王王后钟离春、东汉贤士梁鸿之妻孟光、曹魏名士许允之妻阮氏。

轶事典故

曹魏名士许允娶了阮德慰的女儿为妻,花烛之夜,发现阮家女貌丑容陋,匆忙跑出新房,从此不肯再进。后来,许允的朋友桓范来看他,对许允说:“阮家既然嫁丑女于你,必有原因。”许允听了桓范的话,果真跨进了新房。但他一见妻子的容貌拔腿又要往外溜,新妇一把拽住他。许允说:“妇有‘四德’(妇德、妇言、妇容、妇功),你符合几条?”新妇说:“我所缺的,仅仅是妇容。而读书人有‘百行’,您又符合几条呢?”许允说:“我百行俱备。”新妇说:“百行德为首,您好色不好德,怎能说俱备呢?”许允哑口无言。从此夫妻相敬相爱,感情和谐。

史料记载

许允妇是阮卫尉女,德如妹,奇丑。交礼竟,允无复入,家人深以为忧。会允有客至,妇令婢视之,还答曰:「是桓郎。」桓郎者,桓范也。妇云:「无忧,桓必劝入。」桓果语许云:「阮家既嫁丑女与卿,故当有意,卿宜查之。」许便回入内,既见妇,即欲出。妇料其此出无复入理,便捉裾停之。许因谓曰:「妇有四德,卿有其几?」妇曰:「新妇所乏唯容尔。然士有百行,君有几?」许云:「皆备。」妇曰:「夫百行以德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谓皆备?」允有惭色,遂相敬重。

许允为吏部郎,多用其乡里,魏明帝遣虎贲收之。其妇出戒允曰:「明主可以理夺,难以情求。」既至,帝核问之,允对曰:「『举尔所知』,臣之乡人,臣所知也。陛下检校,为称职与不?如不称职,臣受其罪。」既检校,皆官得其人,于是乃释。允衣服败坏,诏赐新衣。初允被收,举家号哭。阮新妇自若,云:「勿忧,寻还。」作粟粥待。倾之,允至。

许允为晋景王所诛,门生走入告其妇。妇正在机中,神色不变,曰:「早知尔耳!」门人欲藏其儿,妇:「无豫诸儿事。」后徙居墓所,景王遣锺会看之,若才流及父,当收。儿以咨母,母曰:「汝等虽佳,才具不多,率胸怀与语,便无所忧;不须极哀,会止便止;又可少问朝事。」儿从之。会反,以状对。 

许允的夫人是阮卫尉的女儿,阮德如的妹妹,非常丑陋。结婚的合卺礼行毕,她的丈夫许允再未进过洞房。她的家人深深以此为忧。正逢许允有客来访,夫人命令婢女去探看,婢女回来后回答说:“是桓郎(来访)。”桓郎,就是桓范。夫人说:“不必忧虑,桓郎必然劝他入房。”桓郎果然对许允说:“阮家既然把这样丑陋的女人嫁给你,应该别有深意,你最好仔细观察行事。”许允于是回身进房,刚见了夫人,立即想离开。夫人料想他这次出房再无重新进房的道理,便捉住他衣服的前襟,使他停步。许允就对她说:“妇人有四德,你有其中几种道德操守呢?”夫人说:“新娘我缺乏的只有容貌,但是男子有百种高商品行,您具备其中几种呢?”许允说:“都具备。”夫人说:“百行以德为首位,您喜欢美色,不欣赏美德,怎能称为百行皆备呢?”许允面露惭愧,于是对夫人敬重有加。

许允做吏部侍郎,多用与他同乡的人,魏明帝遣虎贲卫士把他收入狱中。他的夫人追出门告诫他说:“贤明之君可以据理相争,难以以情相求。”到了大殿后,魏明帝质问他,许允对答说:“【古人云:举尔所知】臣同乡的人,是臣所了解的。陛下(可以)检查(他们的工作),(检查)他们是否称职?如果他们不称职,臣甘愿受罪责。”检查完后,每个官职都有能够胜任的人,(魏明帝)就释放了许允。许允衣服破烂,(魏明帝)下诏赐了他新衣服。当初许允被抓,全家都大哭,夫人阮氏安然自如,说:“不必忧虑,最终(许允)会回来。”(她)熬了小米粥等待许允,把粥倒出时,许允到了家。

许允被晋景王诛杀,看门人跑入他家中告诉他的夫人。夫人正在织机中工作,面不改色,说:“早知如此。”看门人想要藏匿许允的儿子,夫人说:“这不参与儿子的事。”后来迁家居住在墓地旁,晋景王派遣钟会去探看,如果他们的才能与他们的父亲相及,应该收入囚牢。许允的儿子为此咨询母亲,母亲说:“你们虽然品行优良,但是才能不大,直言胸臆与他说,就没什么可忧虑;不必极其哀伤,钟会停话就停话;又可以(应该)少问些朝中政事。“儿子们听从了母亲的话。钟会返回晋景王处,说了真实状况。(许允的儿子们就幸免于难了。)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