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沈劲

沈劲

东晋将领

人物简介:

沈劲(jìng)(?—365年),字世坚,吴兴武康(今浙江湖州)人,东晋将领。沈劲少年便有志向和节操,父亲沈充在东晋初年被属下吴儒所杀,长大后为父报仇,将吴氏家族灭门。朝廷先后下诏让桓温、王胡之赴前线洛阳,担任司州刺史,但却无人愿意去赴任,王胡之向朝廷推荐了沈劲。朝廷同意让沈劲赴任带领他招募的千人前往,洛阳守军多次击退攻城部队,直到粮食耗尽,敌军攻打许昌,城内守军被分出救援,洛阳仅余500人,而桓温不予救援,洛阳最后在慕容恪、慕容垂联合进攻下失陷,沈劲被俘,壮烈殉国。

展开全文

沈劲相关

本名

沈劲

所处时代

晋代

去世时间

365年(兴宁三年)

籍贯

吴兴武康(今浙江湖州)

字号

世坚

民族族群

汉族

主要成就

孤守洛阳,不屈殉国

人物生平

沈劲,字世坚,吴兴武康人也。父充,与王敦构逆,众败而逃,为部曲将吴儒所杀。劲当坐诛,乡人钱举匿之得免。其后竟杀仇人。劲少有节操,哀父死于非义,志欲立勋以雪先耻。年三十余,以刑家不得仕进。郡将王胡之深异之,及迁平北将军、司马刺史,将镇洛阳,上疏曰:“臣当籓卫山陵,式遏戎狄,虽义督群心,人思自百,然方翦荆棘,奉宣国恩,艰难急病,非才不济。吴兴男子沈劲,清操著于乡邦,贞固足以干事。且臣今西,文武义故,吴兴人最多,若令劲参臣府事者,见人既悦,义附亦众。劲父充昔虽得罪先朝,然其门户累蒙旷荡,不审可得特垂沛然,许臣所上否?”诏听之。劲既应命,胡之以疾病解职。

升平中,慕容恪侵逼山陵。时冠军将军陈佑守洛阳,众不过二千,劲自表求配佑效力,因以劲补冠军长史,令自募壮士,得千余人,以助佑击贼,频以寡制众。而粮尽援绝,佑惧不能保全。会贼寇许昌,佑因以救许昌为名,兴宁三年,留劲以五百人守城,佑率众而东。会许昌已没,佑因奔崖坞。劲志欲致命,欣获死所。寻为恪所攻,城陷,被执,神气自若。恪奇而将宥之,其中军将军慕容虔曰:“劲虽奇士,观其志度,终不为人用。今若赦之,必为后患。”遂遇害。恪还,从容言于慕容晞曰:“前平广固,不能济辟闾,今定洛阳而杀沈劲,实有愧于四海。”朝廷闻而嘉之,赠东阳太守。子赤黔为大长秋。赤黔子叔任,义熙中为益州刺史。

劲既应命,胡之以疾夺职。升平(351—361)中,慕容恪侵逼山陵,劲自表求效。乃令劲自募壮士,得千余人,以助击贼。会主将率众而东,留劲五百人守城。劲志欲致命欣获死所。寻以城陷被恪执,神气自若,竟不屈,恪奇而将宥之,中军将慕容虔曰:“劲虽奇士,观其志度,终不为人用,今若赦之,必为后患”,遂遇害。恪还,从容言于慕容日韦曰“定洛阳而杀沈劲,实有愧于四海。”朝廷闻而嘉之,赠东阳太守。子赤黔,为大长秋,赤黔子叔仁,义熙中为益州刺史。

当时东晋内部对北伐和收复中原积极的人少,桓温打着北伐、迁都的旗号,实际上扩充自己的实力,陈祐守洛阳只有二千人,而桓温最多时派庾希和邓遐领三千人支援,朝廷下诏让桓温经营旧京,去洛阳时,桓温却驻防合肥,在这种情况下,让王胡之为司州刺史,也是“以疾固辞”,东晋担任过司州刺史的很少,都不愿意去任职,长期空缺。朝廷同意让沈劲赴任带领他招募的千人前往,洛阳守军多次击退攻城部队,直到粮食耗尽,敌军攻打许昌,桓温也没有派兵救援许昌,陈祐留沈劲五百人守洛阳,自己去救许昌,也一去不返。半年后,洛阳最后在慕容恪、慕容垂联合进攻下失陷,沈劲被俘殉国。

历史评价

《晋书》:“中散以肤受见诛,王仪以抗言获戾,时皆可谓死非其罪也。伟元耻臣晋室,延祖甘赴危亡,所由之理虽同,所趣之途即异,而并见称当世,垂芳竹帛,岂不以君父居在三之极,忠孝为百行之先者乎!且裒独善其身,故得全其孝,而绍兼济于物,理宜竭其忠,可谓兰桂异质而齐芳,《韶》《武》殊音而并美。或有论绍者以死难获讥,扬榷言之,未为笃论。夫君,天也,天可仇乎!安既享其荣,危乃违其祸,进退无据,何以立人!嵇生之陨身全节,用此道也。”

“重义轻生,亡躯殉节。劲松方操,严霜比烈。白刃可陵,贞心难折。道光振古,芳流来哲。” 

王胡之:“吴兴男子沈劲,清操著于乡邦,贞固足以干事。且臣今西,文武义故,吴兴人最多,若令劲参臣府事者,见人既悦,义附亦众。”

慕容恪:“前平广固,不能济辟闾,今定洛阳而杀沈劲,实有愧于四海。”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