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曹景宗

曹景宗

征北将军、雍州刺史

人物简介:

曹景宗(457—508年9月12日),字子震,新野(今河南境内)人。 南北朝时期梁朝名将,刘宋征虏将军曹欣之之子。

曹景宗幼善骑射,好猎,少以胆勇闻。后废帝元徽中,任冠军中兵参军,领天水太守。齐初,任雍州刺史萧铿中兵参军,领冯翊太守。齐明帝建武四年(497年),随太尉陈显达攻魏,以奇兵二千破魏师四万。

后附雍州刺史萧衍(梁武帝),任竟陵太守。率兵攻进郢城、建康、江宁、大航等地,助萧衍夺取帝位。萧衍称帝后,曹景宗进号平西将军,改封竟陵县侯。天监五年(506年),奉令统率各军,与豫州刺史韦睿驰救徐州刺史昌义之,于钟离之战中大败魏元英、杨大眼军。迁侍中、领军将军,进爵为公。

天监七年(508年),迁侍中、中卫将军、江州刺史,于赴任途中病逝,时年五十二岁。追赠征北将军、雍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谥号“壮”。

曹景宗出身将门,幼时就以勇猛闻名。后追随萧衍起兵,南征北战,为梁朝的开国功臣。梁朝建立后又被委以重任,多次与魏军交战,立下赫赫战功。不失为一个英雄豪杰,生性粗犷豪放,一生都在追求金戈铁马、铿锵有力的人生风格,但他嗜酒好色、奢靡浮华的性格一直为世人所不齿。

展开全文

曹景宗相关

本名

曹景宗

所处时代

南北朝

出生地

新野(今河南境内)

去世时间

508年9月12日

主要成就

梁朝开国功臣,参与钟离之战

封爵

湘西县侯→竟陵县侯→竟陵公

谥号

字号

字子震

民族族群

梁人(汉族)

出生时间

457年

主要作品

《答释法云书难范缜神灭论》《光华殿侍宴赋竞病韵诗》等

官职

侍中、中卫将军、江州刺史

追赠

征北将军、雍州刺史等

人物生平

勇猛少年

曹景宗的父亲曹欣之,在南朝刘宋时位至征虏将军、徐州刺史。曹景宗自幼善于骑射,喜欢打猎。常与几十个少年一起到林中射鹿,每当大家骑着马一起追捕鹿群时,鹿马相杂,众人都怕射中别人的马。只有曹景宗无所顾忌,拨箭射之,鹿应弦而倒,遂以此为乐。 

曹景宗不到二十岁时,父亲曹欣之因公事要出州,只带上曹景宗和几个随从,不料半路遇上了几百个蛮人,将他们层层包围。时曹景宗带百余箭,驰马四射,每箭杀一蛮人,蛮人大惊,遂逃散。从此,曹景宗以胆勇而闻名。曹景宗还颇爱读史书,每当读到《司马穰苴传》、《乐毅传》时,总是放卷叹息道:“男儿应当做这样的人!” 

还乡服丧

曹景宗后被辟为西曹,未前往就职。刘宋元徽(473年—477年)年间,曹景宗随父出京师,为奉朝请、员外,迁尚书左民郎。不久,曹欣之去世,曹景宗还乡里服丧。服丧期满后,曹景宗被刺史萧赤斧板授为冠军中兵参军,领天水太守。 

南齐建元(479年—482年)初年,境内蛮人骚支,曹景宗率兵四处征讨,颇有斩获。当时鄱阳王萧锵任雍州刺史,又任命曹景宗为征虏中兵参军,兼冯翊太守、督岘南诸军事,除屯骑校尉。 

曹景宗少年时和州里张道门是好友,永明元年(483年)五月,张道门的父亲车骑将军张敬儿被杀,张道门也在武陵被斩。此时,张道门的亲属故吏无人敢来收尸。曹景宗知道此事后,从襄阳派船到武陵,收其尸,送到他家里殡葬,乡里因此赞他讲义气。 

建武二年(495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率军攻齐。时曹景宗为偏将,每次作战都冲锋在前,多有斩获,因功被升为游击将军。 

建武四年(497年),曹景宗随太尉陈显达北围马圈(今河南境内),率2000人设伏,击败了魏将元英的4万援军。马圈攻克后,陈显达论功,将曹景宗排到了后面,曹景宗却没有一句怨言。孝文帝再率大军来战,陈显达乘黑夜奔逃,慌不择路,曹景宗为他带路,陈显达父子才得以保全。 

开梁元勋

建武五年(498年),萧衍(即后来的梁武帝)任雍州刺史,曹景宗和他结为深交,经常请萧衍到他家中饮酒畅谈。当时天下正纷乱不安,萧衍也对他很是看重。 

永元元年(499年),萧衍上表推荐曹景宗为竟陵太守、冠军将军。 

永元二年(500年),萧衍起兵,曹景宗聚众相随,并派亲人杜思冲劝萧衍先迎南康王萧宝融到襄阳即帝位,然后再发兵,以为万全之计,但萧衍没有听从他的建议。萧衍到竟陵后,让曹景宗和冠军将军王茂过江围攻郢城。 

中兴元年(501年)二月,曹景宗被任命为郢州刺史。直到七月,才攻破郢城。又率众前驱至南州,领马步军取建康。九月,萧衍遣曹景宗等进顿江宁。东昏侯萧宝卷的将领李居士带重兵驻屯新亭,并率精骑1000至新亭,以拒曹景宗。时曹景宗刚到,尚未安营,且军队长途而至,器甲穿弊。李居士见此情形,渐有轻敌之心,便击鼓向前来向曹景宗挑战。曹景宗遂率军力战,短兵相接,李居士大败,弃甲逃走。曹景宗皆获之,并趁势击鼓而前,一直追到皁夹桥,然后才安营。曹景宗又和王茂、吕僧珍成犄角之势,攻败王珍国于大航。曹景宗的军士都是些桀黠无赖之人,御道左右,全是富豪之家,这些人便趁机抢夺财物,争掠女子,曹景宗也管制不了。等萧衍到了新城,严申号令,这才使这些人稍稍收敛。城破后,曹景宗被拜官为散骑常侍、右卫将军,封湘西县侯,食邑一千六百户。仍迁持节、都督郢、司二州诸军事、左将军、郢州刺史。 

天监元年(502年),萧衍称帝,国号梁。曹景宗进号平西将军,改封竟陵县侯。 曹景宗在州里,大肆地聚敛财物,他在城南建宅,长堤以东,夏口以北,开街列门,东西长达好几里地。而他的部下也都残暴蛮横,使当地百姓很不满。 

辅国良将

天监二年(503年),魏军大举攻梁,梁军接连战败。

天监三年(504年),魏军继续进攻。二月,萧衍派曹景宗和后军将军王僧炳等率步骑3万救义阳。其中王僧炳率军2万人进驻凿岘(今河南信阳南),曹景宗率军万人为后继。魏中山王元英派元逞等进驻樊城(今属湖北襄樊),抗击梁援军。三月,元逞率部击败梁增援部队,梁军被斩俘4000余人。而曹景宗却滞留凿岘,只不过耀军游猎而已。八月,梁军义阳守将蔡灵思在援兵未奏效、守城力竭的情况下,开城降魏。魏军占领义阳,并置为郢州。御史中丞任昉向萧衍启奏此事,而萧衍因为曹景宗是功臣,便压下此事不予制裁,反而召曹景宗回朝任护军。曹景宗回京之后,又拜官散骑常侍、右卫将军。 

解围钟离

天监五年(506年)九月,北魏宣武帝元恪欲灭梁。命中山王元英率军南攻,攻克马头(位于钟离西,今安徽怀远南),将城中储粮尽数北运。萧衍为抵御魏军,派徐州刺史昌义之领兵进屯钟离。十月,元英与镇东将军萧宝寅率众围攻钟离。十一月,梁武帝诏曹景宗都督诸军20万救钟离,豫州刺史韦睿以受曹景宗节度,屯道人洲(今安徽凤阳东北淮河中),欲待众军集齐后并进。曹景宗想专其功,便没有停顿,而是径直前进,不料忽起狂风,兵士溺死都颇多,只好返回道人洲。梁武帝闻知此事,说:“这是能够破贼的条件,曹景宗不能前进,原来是天意安排吧!假如曹景宗孤军独往,营垒不能及时修筑起来,一定遭到狼狈的惨败。如今能够等待众军同时前进,这样就能大获全胜了。” 

天监六年(507年)正月,元英与平东将军杨大眼率数十万大军攻钟离,并在邵阳洲(位于道人洲西)两岸架桥,树栅,作为跨淮通道。二月,豫州刺史韦睿自合肥(今属安徽)领兵增援钟离,韦睿到达后,曹、韦两军进屯邵阳洲。夜间,韦睿率众于曹景宗营地前20里处掘长堑,树鹿角,截洲为城,距魏军城堡仅百余步。拂晓,元英见后大惊,以杖击地说:“怎么这样神速呢!”魏军连战几次都不能打退梁军,死伤人数达十分之三,魏军便不敢再主动出战。曹景宗等器甲精新,魏军见后,士气渐消。 曹景宗为让城中将士安心,便派人潜水入城送信,昌义之始知援军到达,勇气倍增。魏将杨大眼勇冠军中,对桥北岸立城,以通粮运。牧人一过淮北去割草,皆为杨大眼所抓。曹景宗募勇士千余人,于杨大眼营南数里筑垒,并亲自在旁边指挥。杨大眼闻讯来攻,曹景宗率众破之,营垒便很快建成。曹景宗特派赵草驻守,因此称之为赵草城。此后,梁军随意在此割草放马,杨大眼每次来抢夺,都被赵草击退。萧衍命曹景宗预装高舰,使之与魏军浮桥同高,以备火攻;并命曹景宗和韦睿分别攻邵阳洲之北、南桥。 

三月,淮水暴涨六七尺,韦睿派水军乘斗舰袭击洲上魏军。另以水船载干草,灌以油,趁风纵火,以焚其桥。同时,派敢死之士拔栅砍桥。时大水特别湍急,倏忽之间,桥栅俱尽。梁军奋勇冲杀,无不以一当百。魏军大溃,杨大眼在西岸烧营而去,元英也在东岸侥幸脱身,城垒相次瓦解,士兵丢弃器甲,争先投水,溺死、斩杀各10余万,淮水为之不流。曹景宗令军主马广追击杨大眼至灭水上四十余里,杨大眼的军众死伤无数,伏尸相枕,昌义之出城追击元英至洛口。元英单骑逃入梁城,部下兵士也全军覆灭,沿淮河百余里尸骸相藉,梁军又俘虏5万人。收其军粮器械,堆积如山,牛马驴骡不可胜计。曹景宗派人带一万余俘虏、马千匹,回去献捷。 

梁军密切配合,上下同心,并根据魏军不习水战的弱点,坚守疲敌,适时反击,取得了自宋初以来对北魏作战的第一次大捷,歼敌25万,对稳定淮南形势起了重要作用。

战后,萧衍论功行赏,增曹景宗食邑四百户,连同之前的共为二千户,晋爵竟陵公,并下诏拜曹景宗为侍中、领军将军,赐给鼓吹乐队一部。 

道中病逝

天监七年(508年),曹景宗转任侍中、中卫将军、江州刺史。同年八月初二(9月12日),曹景宗于任途中病逝,时年五十二岁。萧衍下诏赠其家钱二十万,布三百匹,追赠曹景宗为征北将军、雍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谥号“壮”。 

性格特征

曹景宗为人争强好胜,看书写字,有自己不懂的地方,从不去问别人,全是自己望文生义,自己创造新字,即使是在公卿面前也从不谦虚恭让。唯独韦叡年长,而且是当地名流,曹景宗对其也特别敬重,同宴御筵,也谦逊恭让,武帝也由此对他特别称许。 曹景宗好收纳妻妾,他的妓妾达数百人,穿得全是绫罗绸缎。曹景宗生性急躁好动,不能沉默。他出行时常常要人撩起车子的帷幔,左右侍从劝他不要这样,因为他名高位重,人们都在注意他,这样随便不合适。曹景宗终究不情愿,他说:“我昔在乡里,骑快马如龙,与年少辈数十骑,拓弓弦作霹雳声,箭如饿鸱叫。平泽中逐麞,数肋射之,渴饮其血,饥食其肉,甜如甘露浆。觉耳后风生,鼻头出火,此乐使人忘死,不知老之将至。今来扬州作贵人,动转不得,路行开车幔,小人辄言不可。闭置车中,如三日新妇。遭此邑邑,使人无气。”曹景宗又嗜好饮酒舞乐,腊月里在院中使人欢呼戏乐,还挨家挨户地讨酒饭吃。本来曹景宗是因为觉得寂寞,以此为戏,但他的部下多是无赖之徒,趁机抢夺妇女,欺掠财物。直到武帝知道此事,曹景宗才害怕降罪,禁止其部下再如此胡作非为。武帝经常摆宴召见功臣,共叙旧事。曹景宗酒后常胡说八道,有时误称下官,武帝待人宽厚,所以也没有加罪他,以为笑乐。 

逸闻趣事

诗惊四座

由于梁武帝雅好诗文,大臣们纷纷效仿,甚至连赳赳武夫也能偶尔吟出几句好诗来。天监六年(507年),梁将曹景宗和韦睿在徐州大败魏军。班师回朝后,梁武帝在华光殿举行宴会,为他们庆功。在宴饮中,君臣连句赋诗。鉴于曹景宗不善诗文,怕他赋不出诗来难堪,负责安排诗韵的尚书左仆射沈约便没有分给他诗韵。曹景宗深感不平,坚决要求步韵赋诗。梁武帝对曹景宗这种不甘人后的性格早有了解,于是安慰他说:“将军是一位出众的人才,何必在乎作一首诗呢!”当时曹景宗已经有一些醉意,就乘酒兴再三固请。梁武帝不愿再扫他的兴,便命沈约分给他诗韵。这时诗韵差不多已经分完,只剩下“竞”、“病”二字。在这种局限之下要按韵赋诗是很困难的。可是曹景宗只是稍微想了一会儿,便提笔赋出一首诗:

去时女儿悲,

归来笳鼓竞。

借问行路人,

何如霍去病

后命名《光华殿侍宴赋竞病韵诗》 。诗写得自然流畅,而且非常切合眼前凯旋庆功的实际。此诗一出,语惊四座,文人们自叹弗如,连梁武帝也感叹不已,特命史官记入国史。

人物评价

总评

曹景宗是梁武帝时的开国功臣,他一生骁勇善战,屡立战功,是南朝的名将。但曹景宗也有他的劣处。当初他追随武帝起兵时,攻破一个县城,“景宗军士,皆桀黠无赖,御道左右莫非富室,抄掠财物,掠夺子女,景宗不能禁,及武帝入顿西城,严申号令,然后稍息。”传里还记载。曹景宗在州里时,粥货聚敛。于城南起宅。长堤以东。夏口以北。开街列门,东西数里。而且他的部下都残横凶暴,人们都非常讨厌。除了贪、诈,曹景宗还嗜酒好色,家中妓妾至数百,奢靡浮华,穷极之至。景宗为人自恃尚胜,心高气傲,除了武帝,能让他敬重的惟有韦睿一人而已,每逢酒宴御筵,见到韦睿都曲躬谦逊。而其他人都根本不在他的眼里。

总体来说,曹景宗仍不失为一个英雄豪杰。他生性粗犷豪放,一生都在追求金戈铁马,铿锵有力的人生风格。传里记载他“性躁动,不能沉默。出行常欲蹇车帷幔,左右辄谏以位望隆重,人所具瞻,不宜然。景宗谓所亲曰:“我昔在乡里,骑快马如龙,与年少辈数十骑,拓弓弦作霹雳声,箭如饿鸱叫,平泽中逐獐,数肋射之,渴饮其血,饥食其胃,甜如甘露浆,觉耳后生风,鼻头出火,此乐使人忘死,不知老之将至。今来扬州作贵人,动转不得,路行开车幔,小人辄言不可,闭置车中,如三日新妇,此邑邑使人气尽。”的确,曹景宗贵为将军,刺史,公侯,对标志着权贵身份的繁文缛节和车马排场并不刻意追求,而是十分蔑视。强烈地向往叱诧风云,自由自在的生活,这一点,怎么说也是难得的。.就连毛泽东也十分欣赏,在读罢后禁不住批道“景宗亦豪杰哉!”

历代评价

姚察:王茂、曹景宗、柳庆远虽世为将家,然未显奇节。梁兴,因日月末光,以成所志,配迹方、邵,勒勋钟鼎,伟哉!昔汉光武全爱功臣,不过朝请、特进,寇、邓、耿、贾咸不尽其器力。茂等迭据方岳,位终上将,君臣之际,迈于前代矣。 

李延寿:永元之季,虽时主昏狂,荆、雍二州,尚未有衅。武皇迹缘家酷,首唱孟津之师,王茂等运接昌期,自致勤王之举。若非天人启期,岂得若斯之速乎?其隆名显级,亦各风云之感会也。 

王夫之:曹景宗,骁将也,韦叡执白角如意、乘板舆以麾军,夫二将之不相若,固宜其相轻矣。武帝豫敕景宗曰:“韦叡,卿之乡望,宜善敬之。”得将将之术矣。敕叡以容景宗易,敕景宗以下叡难。然而非然也,叡能知景宗之鸷,而景宗不能知叡之弘,景宗之气敛,而何患叡之不善处景宗邪?且其诏之曰一韦叡,卿之乡望”,动之以情,折之以礼,而未尝有所抑扬焉。叡以景宗之下己,而让使先己告捷,景宗乃以叡之不伐,而变卢雉以自抑。如其不然,叡愈下而景宗愈亢,叡抑岂能终为人屈乎?...钟离之胜,功侔淝水,岂徒二将之能哉。 

郑观应: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英布、王霸、张辽、刘牢之、曹景宗、高敖曹、周德威、扩廓贴木儿等,战将也。 

蔡东藩:及钟离一役,又未尝专任韦睿,而独任曹景宗,令睿归景宗节制。幸睿素负重名,为景宗所敬礼,始得和衷共济,大破魏军。否则,景宗尝违诏进军矣;虽有密敕,令彼敬睿,亦乌足恃! 

毛泽东:良将也,仅次于韦睿,裴邃。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