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元愉

元愉

文景皇帝

人物简介:

元愉(488年-508年),字宣德 ,北魏孝文帝元宏第三子,宣武帝元恪异母弟,母袁贵人 ,北魏宗室。

太和二十一年(497年),受封京兆王,历任都督、徐州刺史、护军将军、中书监、冀州刺史。永平元年(508年)八月,元愉在冀州谋反称帝。同年九月,元愉兵败被擒,自杀而死(一说是高肇派人杀死),时年二十一岁。大统元年(535年),其子南阳王元宝炬称帝,建立西魏政权,追谥元愉为文景皇帝

展开全文

元愉相关

中文名

元愉

民族

鲜卑族

逝世日期

508年

爵位

京兆王

国籍

北魏

出生日期

488年

职业

宗室、皇帝

谥号

文景皇帝

人物生平

封京兆王

太和二十一年(497年)八月初七日,元愉的父亲孝文帝元宏封元愉为京兆王 ,并任命他为都督、徐州刺史,委任彭城王元勰的中军府长史卢渊兼任元愉的长史。当时因元愉年龄小,所以府中事务不分大小,全部由卢渊决定。 

太和二十三年(499年),孝文帝去世,元愉的兄长宣武帝元恪继位。宣武帝在位初年,元愉担任护军将军。宣武帝留恋喜爱他的几个弟弟,元愉等人时常出入宫廷,早晚睡眠停留,如同家人。宣武帝每天在华林园游玩射箭,元愉穿单衣骑马跟随,来往密切。景明元年(500年),元愉升任中书监。 

正始三年(506年)十月,因元愉与弟弟广平王元怀的藩国中臣子大多骄奢纵肆,公然地营私舞弊,宣武帝诏令中尉崔亮彻底整治他们,结果获罪而被处死的有三十多人,那些没有被处死的全部除名为民。 十一月初三日,元愉与弟弟清河王元怿、广平王元怀、汝南王元悦在式乾殿听宣武帝讲授《孝经》。 

宠幸李氏

后来,宣武帝为元愉娶宣武顺皇后于氏的妹妹为妃子,但元愉不喜欢她。元愉在徐州时,纳李氏为妾。李氏本姓杨,是东郡人,元愉在夜间听到她的歌声,很喜爱她,便纳她为妾。杨氏很受元愉的宠爱,元愉罢州职回京城后,想提升她地位,托右中郎将李恃显做她的养父,从李恃显家以礼迎娶,生下儿子元宝月。宣武顺皇后把李氏召入宫中,诽谤打击她,强迫命令她在宫内为削发尼姑,把儿子元宝月交给其他妃子哺育。一年多后,宣武顺皇后的父亲于劲,因宣武顺皇后很久没有生育,就上奏劝说宣武帝增加嫔妃侍妾。并让宣武顺皇后把李氏归还给元愉,元愉与李氏旧日的情爱更为深厚。 

奢华放纵

元愉喜爱写文章,撰写了不少诗赋。时常召集文人宋世景、李神俊、祖莹、邢晏、王遵业、张始均等一起饮宴欢乐,招揽各地儒学宾客严怀真等几十人,设馆舍礼敬他们。所得到的谷帛,大多施舍。又崇拜信仰佛教,用度常常接应不上。和弟弟广平王元怀互相夸耀,竞相攀比奢华,贪婪放纵不守法。于是宣武帝在宫中拘捕元愉加以审查,杖打元愉五十棒,并调出京城担任冀州刺史。 

谋反称帝

元愉自以为年长,但权势位置都比不上两个弟弟,因此心中暗怀愧恨。同时,由于自己和爱妾李氏屡次遭到侮辱,高肇又数次谗言陷害自己兄弟三人,所以元愉内心不胜忿恨。 永平元年(508年)八月十五日,元愉在冀州起兵谋反,杀死长史羊灵引和司马李遵,假称获得清河王元怿的秘密报告,说高肇谋划杀害宣武帝。于是,元愉就在信都的南郊筑坛祭天,即皇帝位,发出大赦令,改年号为建平,并立李氏为皇后。法曹参军崔伯骥因不顺从元愉,元愉就将他杀死。八月十七日,宣武帝下诏命尚书李平为镇北将军、行冀州事,让他前去讨伐元愉。 

九月初一日,元愉在信都城南的草桥迎战李平,李平奋力攻击,大败元愉军队,元愉脱身而逃入城中,李平进军围城。九月十二日,定州刺史、安乐王元诠在信都城北打败元愉的军队。 元愉因接连失败,于是便环城固守。九月二十三日,李平攻克信都,元愉知道大势已去,携带李氏以及四个儿子,在数十名骑兵(《资治通鉴》作一百多名骑兵)的护送下突围而逃。元愉所任命的冀州牧韦超等人都被李平斩杀。李平派遣统军叔孙头将元愉擒获送往信都。朝中大臣们都请求诛杀元愉,宣武帝不同意,命令把他送来洛阳 ,要以家法来训责他。元愉每当住宿在驿站时,一定握住李氏的手,竭力表达爱意。虽然在捆绑之中,饮食同往日一样,毫无惭愧畏惧的神色。到达野王时,元愉对别人说:“虽然主上仁慈深情,不忍心杀我,我还有什么面目见到皇帝!”于是叹息流泪,断气而死(一说是高肇秘密派人杀死元愉),时年二十一岁。元愉死后,用小棺材收殓尸体安葬。李氏生下遗腹女儿元明月后也被处死,元愉的子女等被宣武帝都赦免。后来,胡太后(宣武灵皇后)下令将元愉的四个附注宗室属籍,追封元愉为临洮王。儿子元宝月继承爵位。 

大统元年(535年),元愉第三子南阳王元宝炬称帝,建立西魏政权,追谥父亲元愉为文景皇帝,追谥母亲李氏为文景皇后。 

历史评价

魏收《魏书》:①“愉好文章,颇著诗赋。”; ②“又崇信佛道,用度常至不接。与弟广平王怀颇相夸尚,竞慕奢丽,贪纵不法。” 

李延寿《北史》:“京兆早有令问,晚致颠覆,习于所染,可不慎乎!” 

司马光《资治通鉴》:“愉骄奢贪纵,所为多不法。” 

史籍记载

《魏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 

《魏书·卷八·帝纪第八》 

《北史·卷十九·列传第七》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一》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二》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六》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七》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