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张敖

张敖

人物简介:

张敖(公元前241年―公元前182年),外黄(今河南民权县)人 ,赵王张耳之子,妻子是刘邦独女鲁元公主, 其女张嫣为汉惠帝刘盈皇后。 

秦末随父参加陈胜、吴广起义,曾封成都君。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张耳去世,张敖袭爵赵王,娶汉高祖长女鲁元公主为妻。汉高祖七年(公元前200年),汉高祖路过外黄时,张敖执子婿礼甚恭,反遭辱骂。赵相贯高等以此谋刺汉高祖,未遂。次年事发,受到牵连入狱。后因贯高极力辩白,得赦,娶鲁元公主如故,贬爵宣平侯。

吕后六年(公元前182年),张敖去世。

展开全文

张敖相关

本名

张敖

所处时代

西汉

出生地

外黄(今河南民权县)[1]

去世时间

公元前182年

爵位

赵王、宣平侯

别称

赵王敖

民族族群

汉人

出生时间

公元前241年

主要成就

随父参加陈胜、吴广起义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张敖的父亲张耳年少时,在信陵(今商丘宁陵)是魏公子无忌(信陵君)的座上常客。曾亡命游外黄(今商丘民权县), 当地有位富人家的女儿长得很美,初嫁丧夫,她父亲的门客就建议她:“想要找一位好丈夫,就跟着张耳吧。”于是这个女子就嫁给了张耳,并且给予张耳大力资助。 张耳因此能招致四方食客,成为魏国外黄县的县令。 不久就在外黄生下了张敖。魏国灭亡后,张敖和父亲张耳就一直在外黄的家里,刘邦曾多次访问张耳,相处达数月之久。 

随父伐秦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揭竿起义,任命陈地人武臣为将军,向北夺取赵国的土地。后来武臣自立为赵王,任用陈馀为大将军,张耳为右丞相,邵骚为左丞相。陈胜听从房君建议,祝贺赵王,并封张敖为成都君。 

继承王位

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汉高祖封张耳为赵王。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张耳去世,谥号景王。张敖继承其父赵王爵位,娶汉高祖长女鲁元公主为王后。 

怒骂宾客

汉高祖七年(公元前200年),汉高祖从平城经过赵国,赵王脱去外衣,戴上袖套,从早到晚亲自侍奉饮食,态度很谦卑,颇有子婿的礼节。汉高祖却席地而坐,像簸箕一样,伸开两支脚责骂,对他非常傲慢。赵国国相贯高、赵午等人都已六十多岁了,原是张耳的宾客,他们的性格生平豪爽、易于冲动,就愤怒地说:“我们的赵王是懦弱的国王阿!”就规劝张敖说:“当初天下豪杰并起,有才能的先立为王。如今您侍奉陛下那么恭敬,而陛下对您却粗暴无礼,请让我们替您杀掉他!

张敖听了,便把手指咬出血来,说:“你们怎么说出这样的错话!况且先父亡了国,是依赖陛下才能够复国,恩德泽及子孙,所有一丝一毫都是高祖出的力啊,希望你们不要再开口。”贯高、赵午等十多人都相互议论说:“都是我们的不对。我们的大王有仁厚长者的风范,不肯背负恩德。况且我们的原则是不受悔辱,如今怨恨高祖悔辱我王,所以要杀掉他,为什么要玷污了我们的王呢?假使事情成功了,功劳归王所有,失败了,我们自己承担罪责!” 

受到牵连

汉高祖八年(公元前199年),汉高祖从东垣回来,路过赵国,张敖献上美人,赵姬得临幸,怀有有身。张敖不敢进入宫内,为赵姬建筑外宫居住。之后贯高等人在柏人县馆舍的夹壁墙中隐藏武士,想要拦截杀死他,放到隐蔽的地方。汉高祖经过那里想要留宿,心有所动,就问道:“这个县的名称叫什么?”回答说:“柏人。”“柏人,是被别人迫害啊!”没有留宿就离开了。

汉高祖九年(公元前198年),贯高的仇人知道他的计谋,就向汉高祖秘密报告贯高谋反。于是把张敖、贯高等人同时逮捕,十多人都要争相刎颈自杀,只有贯高愤怒地骂道:“谁让你们自杀?如今这事,大王确实没有参予,却要一块逮捕;你们都死了,谁替大王辩白没有反叛的意思呢!”于是被囚禁在栅槛密布而又坚固的囚车里和张敖一起押送到长安。朝廷审判张敖的罪行,汉高祖向赵国发布文告说群臣和宾客有追随张敖的全部灭族。郎中田叔、孟舒等,都自己剃掉头发,用铁圈锁住脖子,装作赵王的家奴跟着赵王来京。”泄公把问题的始末都上报给汉高祖,汉高祖便赦免了张敖。

贯高闻名

贯高一到,出庭受审,说:“只有我们这些人参予了,赵王确实不知。”官吏审讯,严刑鞭打几千下,用烧红的铁条去刺,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但始终再没说话。吕后几次说张敖因为鲁元公主的缘故,不会有这种事,汉高祖愤怒地说:“若是让张敖占据了天下,难道还会考虑你的女儿吗!”不听吕后的劝告。廷尉把审理贯高的情形和供词报告汉高祖,汉高祖说:“真是壮士啊!谁了解他,通过私情问问他。”中大夫泄公说:“我和他是同乡,一向了解他。他本来就是为赵国树名立义、不肯背弃承诺的人。”汉高祖派泄公拿着符节到舆床前问他。贯高仰起头看看说:“是泄公吗?”泄公慰问、寒暄,像平常一样和他交谈,问张敖到底有没有参予这个计谋。贯高说:“人的感情,有谁不爱他的父亲妻子呢?如今我三族都因为这件事已被判处死罪,难道会用我亲人的性命去换赵王吗!但是赵王确实没反,只有我们这些人参予了。”他详细地说出了所以要谋杀汉高祖的本意,和张敖不知内情的情状。于是泄公进宫,把了解的情况详细地作了报告,汉高祖于是赦免了赵王。 

汉高祖赞赏贯高是讲信义的人,就派泄公把赦免赵王的事告诉他,说:“赵王已从囚禁中释放出来。”因此也赦免贯高。贯高喜悦地说:“我们赵王确实被释放了吗?”泄公说:“是。”泄公又说:“陛下称赞您,所以赦免了您。”贯高说:“我被打得体无完肤而不死的原因,是为了辩白赵王确实没有谋反,如今赵王已被释放,我的责任已得到补救,死了也不遗憾啦。况且为人臣子有了篡杀的名声,还有什么脸面再侍奉陛下呢!纵然是陛下不杀我,我的内心不惭愧吗?”于是仰起头来卡断咽喉而死。就在这时,他已经在天下闻名了。 

张敖被释放不久,因娶鲁元公主的缘故,被封为宣平侯。于是,汉高祖称赞张敖的宾客,凡是以钳奴身份跟随张王入关的,没有不做到诸侯、卿相、郡守的。一直到孝惠、高后、文帝、孝景时,张王宾客的子孙们都做到二千石俸禄的高官。

历史评价

贯高、赵午:“吾王孱王也!”“吾王长者,不倍德。”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