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贾迎春

贾迎春

老实懦弱的贾府二小姐

人物简介:

贾迎春,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

常见版本原文:“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有版本则说是贾赦前妻所出。

迎春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有“二木头”的诨名。她不但作诗猜谜不如姐妹们,在处世为人上,也只知退让,任人欺侮。她的攒珠累丝金凤首饰被下人拿去赌钱(累金凤事件),她不追究。平儿设法要替她追回,她却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气。”她父亲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出,就把她嫁给孙家,实际上是拿她抵债。出嫁后不久(一年后),她就被孙绍祖虐待而死(一载赴黄粱),预示着荣国府已经开始逐步走向衰败。

展开全文

贾迎春相关

中文名

贾迎春

登场作品

《红楼梦》,《吴氏石头记》

排行

金陵十二钗正册第七位

身份

贾府二小姐,贾赦之妾所出

其他名称

二姑娘,菱洲,二木头

性别

居所

紫菱洲

相关事件

不问累金凤 误嫁中山狼

人物简介

名字:贾迎春

诗社别号:菱洲

诨名:二木头

父:贾赦

母:邢夫人(非生母,其生母或为贾赦前妻或是小妾)

兄:贾琏

丫鬟:司棋、绣橘、莲花儿

夫君:孙绍祖

结局:遭其虐待凌辱种种而亡。

外貌描写;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

性格;温柔良善,同时胆怯懦弱。居所:紫菱洲上的缀锦楼。在《红楼梦》中,大观园东部有一个庭院,西侧临水,东部靠山,院内西部建筑是紫菱洲,北房正厅,即缀锦楼。此处是《红楼梦》中贾迎春的住所,与藕香榭隔水而望。在海棠诗社中,迎春的号为“菱洲”、惜春的号“藕榭”,便由此而来。缀锦楼与缀锦阁重名。第40回贾母在缀锦阁设宴吃酒,让戏班在藕香榭奏乐、演唱,乐声穿花度水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迎春是贾府中的二小姐,或称二姑娘,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与探春、惜春同时出场。书中描写她“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可见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但天性懦弱,更乏才情,对周围的一切,不闻不问,木然处之。

从小厮兴儿之口得知,暗地里说她是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吆一声”。

贾府里的小姐们都有一个专长,贾府四春相对应琴棋书画,而迎春善棋,从丫鬟司棋名中可以得知。但是若在吟诗作对猜谜上,她则是资质平庸。在处世为人上,她也只知退让,任人欺侮。她的攒珠累丝金凤首饰被下人拿去赌钱,她不追究,别人设法要替她追回,她却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气。”

抄检大观园时,迎春的丫头司棋因与其表兄潘又安秘密往来,自主婚约,被抄出“罪证”,被驱逐出大观园。司棋百般央求迎春援救,而迎春则少见的坚持自己的立场。

原文——迎春含泪道:“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大不是,我还十分说情留下,岂不连我也完了.你瞧入画也是几年的人,怎么说去就去了.自然不止你两个,想这园里凡大的都要去呢.依我说,将来终有一散,不如你各人去罢。”

她对司棋的离去感到伤心,但是很清楚的认识到司棋犯下的大错,不光不能求情,更是知道求也无用。因司棋犯的是有损妇德之大罪,与表弟潘又安在大观园中私通,并被鸳鸯撞见。一句终有一散,也充分显示了她为人悲观随波逐流的心态。

她父亲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出,就把她嫁给所谓的“世交之孙”孙绍祖,实际上就是拿她抵债。此人系大同府人氏,祖上军官出身,现袭指挥之职,绰号“中山狼”,是个骄奢淫逸、作践妇女的虐待狂,家里的人几乎淫遍,若是个精明强干如王熙凤、贾探春的女子只怕还好,但是像迎春那般怯懦软弱的女子,如何受得了孙绍祖的折磨?可怜这个金闺小姐在他的拳打脚踢折磨虐待之下只有一年时间就一命呜呼了。 

迎春的婚姻悲剧有多个原因:一则,她从小死了娘,她父母贾赦和邢夫人对她毫不怜惜;二则,由于家庭矛盾导致祖母贾母和兄长贾琏对她的婚事无从插手干预,虽劝阻这门亲事,但“大老爷执意不听”,谁也没有办法,因为儿女的婚事决定于父母;三则,迎春本人的懦弱可欺,能够维护她的丫鬟司棋也不能跟随身边,最终被孙绍祖揉搓而死,可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在大观园女儿国中,迎春是成为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品的一个代表。作者通过她的不幸结局,揭露和控诉了这种婚姻制度的罪恶。迎春的婚姻悲剧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贾府的每况愈下。

正册判词

原文

画一恶狼,追扑一美女,欲啖之意。其书云: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注释】这一首即是写贾迎春的。

1.子:旧时对男子的尊称。系:是。子系:又合而为“孙”字,指孙绍祖。中山狼:宋谢良《中山狼传》载,春秋时赵简子猎于中山,有狼被简子所逐,狼求救于东郭先生,东郭先生轰走了赵简子,掩护了狼,过后,狼反要吃掉东郭先生。后来因把忘恩负义的人称为“中山狼”。这里比喻孙绍祖。

2.金闺:华美的闺房。花柳质:比喻迎春体质娇弱,经不住摧残;并暗切“迎春”的名字。

3.一载:一年,指嫁到孙家的时间。黄粱:用“黄粱梦”的故事。唐沈既济《枕中记》载,落魄书生卢生,在邯郸旅店中,遇道士吕翁,自诉贫困,意图宦达。吕翁授之以枕,使其入梦。卢在梦中历尽荣华富贵,年过八十而死。死后梦醒,主人炊黄粱尚未熟。赴黄粱:比喻死亡。 

红楼梦曲

原文-喜冤家

中山狼,无情兽,

全不念当日根由。

一味的,骄奢淫荡贪欢媾。

窥着那,侯门艳质如蒲柳;

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

叹芳魂艳魄, 一载荡悠悠。 

注释

喜冤家:意思由于错误的婚配遇上了冤家对头。根由:根源来由。艳质:指女子丰满光彩的姿容。蒲柳:水杨,落叶乔木,剩余水边,易于生长,也易于凋零。故常用以比喻衰弱的体质或本性低贱的东西。此取后一义,意即孙绍祖不把迎春当贵族小姐看待。 

故事鉴赏

不问累金凤

第73回写贾母听说园中有人斗牌赌博,十分震怒,痛斥之后,责令对为首的几个人“每人四十大板,撵出,总不许再入。”这其中之一恰恰是迎春的乳母。乳母有此丑行,受此惩处,对迎春来说,是很丢人的事儿。因此,“黛玉、宝钗、探春等见迎春乳母如此,也是物伤其类的意思,遂都起身笑向贾母讨情”,而贾母则断然回绝:“你们不知。大约这些奶子们,一个个仗着奶过哥儿姐儿,原比别人有些体面,他们就生事,比别人更可恶,专管调唆主子护短偏向……你们别管,我自有道理。”

乳母获罪,迎春自然“心中不自在”,而当邢夫人责备她“你也不说说他(指乳母)”时,迎春听了半晌回答说:“我说他两次,他不听也无法。况且他是妈妈,只有他说我的,没有我说他的。”可见迎春之懦弱,就连一个奶母也敢欺负到头上。邢夫人离开后,迎春身边的丫鬟绣桔,一片好心,乘机向迎春提出了攒珠累金凤被盗的事。

迎春心中明知乳母偷了累金凤,但就是想“息事宁人”。绣桔实在忍无可忍,提出要到“二奶奶(指凤姐)房里将此事回了他”。紧接着,迎春乳母的儿媳出场,她见绣桔要去回凤姐,于是反攻为守:既承认了累金凤是她婆婆所偷,但又表示可以赎回来,条件是姑娘必须到老太太那儿去求情,放出她婆婆。而迎春立刻拒绝说:“好嫂子,你趁早打了这个妄想,要等我去说情儿,等到明年也不中用的。方才连宝姐姐林妹妹大伙儿说情,老太太还不依,何况是我一个人,我自己愧还愧不来,反去讨臊去。”

而聪明的绣桔,一针见血地指出:“赎金凤是一件事,说情是一件事,别绞在一起说。难道姑娘不去说情,你就不赎了不成?嫂子且取了金凤来再说。”聪明伶俐的丫鬟,更反衬出小姐的懦弱和糊涂。乳母的儿媳见迎春已无通融,而绣桔又揭了她要挟迎春的底,恼羞成怒,大放厥词,居然说迎春占了她们的便宜,花了他们的银子而且还把邢夫人牵扯进来。绣桔大怒,要与乳母之媳“算算账”。这时的迎春,又立刻制止说:“罢,罢,罢,你不能拿了金凤来,不要牵三扯四乱嚷。我也不要那金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

绣桔听了这话,真是“又急又气”,“气”的是,小姐如此软弱不辨是非,任凭恶人为非作歹,“急”的是自己是小姐身边的丫鬟,累金凤被盗,是有责任的。但是作为丫鬟,亦只能泣诉而已。这时,迎春的大丫头病中的司棋,也勉强挣扎着过来帮绣桔责问乳母之儿媳。然而,就在这激烈争执的时刻,这位迎春小姐,居然“自拿了一本《太上感应篇》来看”! 

抄检大观园

累金凤风波刚刚在平儿的主持下处理得当,接着又出现了“抄检大观园”的闹剧。抄检大观园是陆续在七处进行的,最后一处就是迎春的住处。而恰恰是在这里,搜出了迎春的大丫头司棋的“罪证”,那个绣春囊正是司棋与其恋人、表弟潘又安的私物。于是抄检告一段落。

忙过了中秋节之后,王夫人始来处理抄检中的事情,首当其冲,自然是司棋被赶出去。司棋毕竟是迎春多年的丫鬟,迎春确有“不舍之意”、“难舍之情”,司棋“也曾求了迎春,实指望迎春能死保赦下的”,而迎春,一则“语言迟慢,耳软心活,不能做主”,二则“事关风化,无可如何”,终于不发一言,眼看着司棋被带走了。司棋临别时哭道:“姑娘好狠心,哄了我这两日,如今怎么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迎春“好狠心”,也许略显过分,但为别人之事,无论善恶,始终一言不发,确是事实!作为贾府的一位千金小姐,何以是这样的一种人生态度?也许除了天性懦弱之外,庶出的身世,没有父母的关爱,处境的险恶,周围强者如林,也是促使她选择了这样的人生态度的原因吧。 

迎春之死

迎春的命运和处境是悲惨的。父亲贾赦一味好色贪财,母亲邢夫人性格怪癖,生母早亡。她的婚姻大事,也就由其父贾赦独断敲定,许给了所谓的世交之孙名孙绍祖者。随从迎春的奶娘回贾府请安时,“说起孙绍祖甚属不端,姑娘唯有背地里淌眼抹泪的,只要接了来家散诞两日。”接回家来以后,迎春“哭哭啼啼在王夫人房中诉委曲,说孙绍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说得王夫人及众姊妹无不落泪。她心中想念着姐妹们,挂念着大观园紫菱洲昔日的住房……住了三五日,孙家已派人来接,“只得勉强忍情做辞了”。

判词和曲子都预示了迎春婚后在孙绍祖的作践下,受尽折磨,时仅一载,即悲惨死去。后四十回所写亦大抵如此,在贾母生病,且“日重一日,延医调治不效”的情况下,迎春重病的消息传到了贾府,贾母闻说,悲伤不已。不多时,“外头的人已传进来说:‘二姑奶奶死。’”因为正值贾母病笃,贾家的人都不便离开,故迎春之后事,“竟容孙家草草完结”(第109回)。这个“温柔沉默,望之可亲”的美丽而懦弱的小姐,就此走完了自己的短暂的一生。迎春也是“金陵十二钗”中唯一一个在夫君的凌虐中暴命的,加重了迎春“薄命”的悲剧意义。 目前已公布《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中贾迎春的人物结局也是如此,她出嫁才一年,就被折磨死了。

太上感应篇

第73回懦小姐不问累金凤,底下那起婆子媳妇丫头明里暗里欺负哄骗,迎春竟无招架之力。甚至当绣桔和司棋帮她周全时,她却“自拿了一本《太上感应篇》去看”。

迎春被人欺负主要由于她生性懦弱,与出身无关。同回就写跟她出身一样的探春来为她撑腰。可叹迎春竟然对此无动于衷,“当下迎春只合宝钗看《感应篇》故事,究竟连探春之语亦不曾闻得”,黛玉打趣她“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迎春与探春出身相似,性格却大相径庭,一个懦弱,一个刚强,形成鲜明对比,反映了性格决定命运,驳斥“出身决定论”。

迎春懦弱,带累岫烟也跟着受气:“二姐姐也是个老实人,也不大留心……他那些妈妈丫头,那一个是省事的?那一个是嘴里不尖的?”(57回)

迎春婚后备受孙狼作践。判词云“一载赴黄粱”,意指婚后一年就被孙狼折磨死了。应在109回还孽债迎女返真元,“可怜一位如花似月之女,结褵年余,不料被孙家揉搓,以致身亡,又值贾母病笃,众人不便离开,竟容孙家草草完结”。

人物之谜揭秘

出身之谜

甲戌本说的是:二小姐乃赦老爹前妻所出。

俄罗斯圣彼得堡藏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妻所生。

庚辰本则是:二小姐乃政老爹前妻所出。

己卯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女政老爷养为己女。

戚蓼生序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

除了戚序本,因为妾跟姨娘概念相同,跟后来的通行本意思一样以外,另四个古抄本,竟使得迎春的身份又出现了四种不同的说法,加起来,总共有五种之多了。

第73回里,邢夫人对迎春说的话,现存古本文字有差异,大体而言,是把迎春生母的情况,更加地复杂化了。以庚辰本为例,邢夫人数落迎春时,出现了多层意思:

贾迎春画像一层,在责备了琏、凤二人“竟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后,说“但凡是我身上吊下来的,又有一话说,只好凭他们罢了,况且你又不是我养的”,这话很明确地表明了迎春是别人所生。那么,生迎春的是谁呢?

紧接着,邢夫人道出了第二层意思,她以贾琏为本位说,“你虽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听那口气,似乎迎春出生时,她还没有来到贾家。

第三层,点明“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人养的,出身一样”,那么,这就跟甲戌本第三回所交代的,迎春“乃赦老爹前妻所出”,冲突了,但正如我前面所引的那样,庚辰本自己前后矛盾更大,因为这个本子第三回说迎春“乃政老爹前妻所出”。

第四层,“如今你娘死了,从前看来你两个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的,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反不及他一半!谁知竟不然,这可不是异事!”这第四层意思最耐琢磨。如果是完全虚构的小说,把迎春的出身情况写得这么复杂干什么?

把这四层意思捋一遍,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贾赦先娶一正妻,生下贾琏,后来死去;邢夫人嫁过来之前,其“跟前人”,也就是一个妾,生下了迎春……不久却又死去了。在这之后,贾赦才又迎娶了邢夫人为填房,而邢夫人却一直没有生育,所以她说“倒是我一生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 

目前《癸酉本石头记》(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已经发布,其中文字关于迎春出身的记载为:“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先妾所出,名迎春”。这明确说明迎春乃是贾赦的一个妾所生,这个妾现在已经死了。这段描述和第73回中邢夫人的那段话意思相吻合。

命运之谜

具体到迎春身份的确定,因素倒可能比较单纯,与政治应该没有牵扯。己卯本里那个说法,说她是赦老爹之女政老爷养为己女,应该是生活真实的记录,迎春原型,就是曹把她打小从哥哥家里接到自己家养大的那么一个女儿。

曹雪芹关于迎春的命运,总强调她的不能自主,也放弃自主,她任偶然因素左右自己,无可奈何。第22回,她写的灯谜诗,谜底是算盘,但诗里所表达的意蕴并不是精于计算或有条有理,还记得吗?她写的四句是: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乱纷纷?只因阴阳数不同。贾政虽然猜出来是算盘,但心内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动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如此不祥之物为戏耶?贾政是越想越闷。迎春的命运,就像打动乱如麻的算盘,全是别人算计她,她自己绝不想算计别人,只求能过点清净日子,但是,没想到最后所面临的,竟是最残酷的,被中山狼吞噬的结局。 

性格之谜

第37回,探春发起组织海棠诗社,迎春担任副社长,负责限韵,这时候她说了一句话,非常重要,不知你注意到没有?她说:“依我说,也不必随一人出题限韵,竟是拈阄公道。”后来她果然采取了拈阄方式,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诗来,随手一揭,是一首七言律,这就定下来大家都要写七律,她掩了书,向一个小丫头道,你随口说一个字来,那丫头正倚门立着,就说了个“门”字,迎春就宣布,大家的七律都必须用门字韵,十三元,跟着又要了韵牌匣子来,抽出十三元那一个小抽屉,让那小丫头随手拿四块,结果拿出的是“盆”“魂”“痕”“昏”,于是,就规定大家写诗都得用这四个字押韵。这段文字,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写大观园女儿们结社写诗的一些具体过程,其实,曹雪芹他是刻画迎春的性格,像迎春这样的懦小姐,这种同一社会阶层里的弱势存在,他们的唯一向往,只能是在抓阄的过程里抓到个好阄——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偶然,这是很危险也是很无奈的。

除了算盘诗谜,在前80回里,迎春还有一首诗,就是元妃省亲时,不得不写的一首“颂圣诗”,她写的那首叫《旷性怡情》:“园成景备特精奇,奉命羞题额旷怡;谁信世间有此境,游来宁不畅神思?”她的生活理想,非常单纯,就是希望能在安静中,舒畅一下自己的神思,别无所求;她绝不犯人,只求人莫犯她,能够稍微待她好点,她就心旷神怡了。但是,连这样低的一个要求,命运的大算盘也终于还是没有赐予她。

曹雪芹写她的那一个句子: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历来的《红楼梦》仕女画,似乎都没有来画迎春这个行为的,如今画家们画迎春,多是画一只恶狼扑她。 

人物评价

(一)

迎春并不是大观园女儿中的佼佼者,但其与元、探、惜三春共同构成了《红楼梦》的一条结构主线,又是不可或缺的角色。迎春善良、懦弱,恪守封建社会女德,她的一生正是那个时代所孕育的温婉、柔顺女子命运的缩影。春天象征光明与希望,但迎春的人生却似与其名字的寓意相反,让人扼腕叹息。 

(二)

贾迎春金陵十二钗之一,才貌双全,具有纯真、善良、宽厚、聪明等大家闺秀的风范,但也有懦弱和缺乏主见等缺点,正是这一缺点导致贾迎春红颜薄命的命运,当然罪恶的封建婚姻制度与不合理的封建家族礼法制度也是其中的祸首。 

(三)

莎士比亚曾说过:"脆弱啊,你的名字就是女人。"的确,在曹雪芹的《红楼梦》中,我们碰到过不少有着这个名字的女人,其中最容易使我们想起的便是贾府二小姐贾迎春。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导致贾迎春悲剧形成的主要原因除了封建社会不合理的婚姻制度外,还有其自身懦弱的性格,而贾迎春之所以形成这样的性格除了封建社会的礼教熏陶,来自家庭环境以及贾府自身内部矛盾的影响也尤为重要。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