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王囊仙

王囊仙

人物简介:

王囊仙 (布依文:Waangz Naangzsianl,1777—1797),女,布依族,本名王阿崇(又作阿从),是清朝嘉庆年间一名传奇的布依族女子。王囊仙自幼习武,能以布依族巫术为人治病,以宗教形式组织布依族人民起义,且貌美不凡,布依族民间便称其为囊仙(布依语,布依文:naangz sianl,意为仙姑);嘉庆二年正月初五(1797年)领导布依族人民于南笼府(今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安龙县)起义反清,号称皇仙娘娘,其军人数最多时达数十万众,义军先后攻下普坪、贞丰、兴仁、兴义,直扑紫云、长顺、织金等地,以布依民族为主体,各地苗族、彝族人民纷纷揭竿而起,直指省城贵阳;清廷十分恐慌,派大军镇压,使布依军渐陷困境,逐步退守;攻陷布依军根据地,生擒王囊仙等;用囚车押送北京,于农历十一月初七(1797年12月24日)将王囊仙凌迟处死,时年仅二十岁。

展开全文

王囊仙相关

中文名

王囊仙

国籍

中国(清朝)

出生地

贵州省南笼府(今黔西南州安龙县)

逝世日期

1797年12月24日

别名

本名王阿崇(又作阿从)

民族

布依族

出生日期

1777年

主要成就

清嘉庆时南笼布依族义军领袖

人物生平

王囊仙

(1777—1797),原名王阿从,生于南笼府(今贵州省兴义市安龙县)城南乡洞洒寨,其平时擅用草药治病,懂得用布依族宗教为老百进行姓消灾祈福活动,又生得貌美不凡,深受布依百姓尊重,布依人称为“囊仙(布依文Naangz sianl)”,意即“仙姑”。

清朝统治者在贵州推行“改土归流”政策后,加剧了阶级剥削和民族压迫 ;清代官吏、地主、高利贷者纷纷进入布依族居住地区,与当地农村中的土目、亭目、把事勾结起来共同剥削、压迫农民,霸占了大量土地的土司,不仅强迫农民种靠“印田”,而且平时要强迫农民为其服各种劳役,以供其婚丧、宴客、住、行及一切吃喝玩乐使用。封建地主、官吏、甚至差役兵士也利用一切机会敲榨勒索人民,连穿民族服装也被指为“违制”而受罚。

在残酷剥削之下,清嘉庆二年(1797),暴发了以布依族为主体,有苗、汉各族人民参加的反清起义——南笼布依族起义——起义斗争历时8个月,震惊清廷,是清朝黔西南一次震动面大,影响深远的布依族革命斗争。

乾隆六十年(1795),南笼镇总兵花连布率镇军前往镇压石柳邓在松桃发动的起义,南笼防守空虚,王囊仙、韦朝元便伺机策划起义;次年(1796)冬,以木刻为信号辗转通知各地群众到洞洒、当丈集中,布依族农民“翕然从之”,苗、汉、彝族贫苦农民也纷纷赶来响应,两寨陆续聚集了数千人,公推王囊仙、韦朝元为首领,同时建立组织,按军、政、巫三类给予封号和职衔,接着在洞洒、当丈两寨修木栅、石城,又聚集粮草、器械,由府城合家投入义军的汉人桑鸿升任主谋军师并起草文告,部署起义。

嘉庆二年(1797)正月初,韦朝元命府属北乡马房寨的黄抱良(大王公)领先起事,黄在北乡杀塘兵,点燃了起义的烽火,起义爆发的当夜攻下普坪,切断了南笼官兵北逃的去路,翌日,义军迫近南笼城郊,包围府城,知府曹廷奎惊惶失措,触楹柱而死;因守城官兵人数不多,府经历(官名,知府的助手之一)金淳、把总杨文海急调乡勇入城据守,由于城池坚固,官军器械精良,加之凭借有利地形,居高临下,并用大炮轰击,义军虽勇猛攻坚,用火把城门上的铁皮都烧红了,仍攻不下。在围城战斗中,大王公头部中弹阵亡。

南笼起义后,府属之永丰州、普安、册亨、新城、黄草坝、捧鲊城皆被起义军包围,安顺府之永宁州(今花江)、归化厅(今紫云)及贵阳府之广顺州、长寨厅(今长顺)、定番(今惠水)、大定府之威宁州(今威宁)、黔西州(今黔西)、平远州(今织金)等地的布依、苗、彝各族农民也揭竿而起,响应起义。义军各围其城,“储城告警”,清朝驻军一片慌乱,义军一时风起云涌发展到数万之众。

布依族义军声威震惊了清廷,嘉庆皇帝恐贵州巡抚冯光熊“一人照料难周”,特命正在铜仁镇压农民起义的云贵总督勒保“轻骑减从,驰赴南笼”,又命珠隆阿、张玉龙等将领带兵“前赴南笼,星速剿捕”。各处义军与勒保等带领的官军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浴血奋战,纷纷失利。嘉庆二年8月15日,勒保调齐各处镇军围剿洞洒、当丈两寨。义军奋起抵抗,挥舞大刀、长矛与敌展开肉搏。两寨皆被攻破,义军点燃冲天烈火,纷纷投入火海。

王囊仙、韦朝元精疲力竭,在烈焰中被俘,后与王化明、韦抱堵共四名义军首领被押解到京城凌迟处死,桑鸿升等大小首领及义军被勒保就地“全行斩决”。 义军村寨成片成片变成废墟,白骨随处可见,百业凋蔽;此后,嘉庆清廷将南笼改名为兴义府,把义军的各式武器运往贵阳,铸成一根大铁柱,树立于贵阳甲秀楼旁。

人物考证

武艺

王囊仙是否习武与临阵作战,有两种不同说法;在勒保奏折和王囊仙自己供词中均未提到她习武及上阵杀敌,但民间传说均说王囊仙武艺高强,杀敌无数。

在《兴义府志》中记述见到她在女将环侍下指挥攻城;在《中国少数民族文化大辞典》中称她自幼习武,近年国内研究文章也说她临阵作战,奋勇当先;以一个青年女子行走江湖,又能组织武装起事,会武艺应是可能的。但她的主要作用应是用宗教发动群众,鼓舞士气与坚定信心,在此点上上法国青年女英雄贞德有相似之处。

容貌

王囊仙的容貌在布依族民间传说中一致认为是年轻美貌,在布依人民间叙事长诗《王仙姑》中对她的容貌有生动的描写:“阿从(王囊仙小名)长大像花样……长得更比山花漂亮。 后园竹叶好看,没有阿从眉毛弯。盘江河水清又清,抵不上阿从眼睛明。”可见王囊仙貌美不凡。

人物结局

被俘经过

王囊仙被擒经过有多种不同说法,在勒保奏折中称在清军攻陷洞洒时,王囊仙见大势已去,在内城举火自焚,被都司王宏信等从火中将她(己烧伤)拖出生擒。

在《兴府县志》内则称王囊仙是被郡人马韬与张定邦,刘紫玉等共擒,近年周春元在《贵州古代史》中有关南笼布依族起义的的专著中则有不同说法:称当勒保围攻洞洒时,王囊仙奋勇当先,指挥义军,包围勒保军。在王囊仙痛击下,清军大败,勒保几乎被擒,仓皇撤退。但义军放松了警惕,以致当夜被勒保偷袭得手,“王,韦梦中惊醒,衣不及衣,赤身接战”,结果王囊仙被土司龙跃之妹所擒(原文引自《兴仁县志》。

民间传说《南笼兵反歌》中说在洞洒大战时,王囊仙披甲率军迎战,首战告捷。以后清军用火攻击溃义军,王囊仙改装男子脱走,被地主武装识破,乘其不防将她生擒活捉,捆送大营。

另一布依族民间长诗《王仙姑》则说是清军逮捕了王囊仙父母,将她诱入城内,王囊仙杀伤多名清军后负伤被擒(此说似不可信);总之,王囊仙应是在洞洒之战中兵败被擒的。

押送进京

王囊仙被擒后槛送北京,清廷将她镣铐加身,紧锁囚车中,用重兵押送,还下令她经过各州县的知府,知县连同当地武官必需“亲身接替受解,以贴慎重”。她每进出一省,总督,布政使还必需专折奏明她进出的日期及交接地点,可见对她的重视(见河南布政使吴璥十一月初四日《王囊仙过境日期专折》与直隶总督梁肯堂的《王囊仙入境日期专折》。

凌迟处死

王囊仙之死无疑是以极刑凌迟处死的,按清朝刑律,对她这样“谋反大逆”的重犯,凌迟是唯一的处死方法。

史书上也说她与其他几名布依军领袖,“入都献俘,尽磔之”(磔即指凌迟),可见这位美貌青年女英雄之死必定是被凌迟处死。

民间传说《南笼兵反歌》中说她是在京城用五马分尸的酷刑处死,此说法似不可信,因清朝己无此刑,即或在边远地区会有法外施刑,在京城必不可能。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