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薛宝钗

薛宝钗

封建女性典范的“冷美人”

人物简介:

薛宝钗,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女主角之一,金陵十二钗之一,男主角贾宝玉的姨表姐、妻子。她容貌丰美,举止娴雅,恪守妇德,是代表封建女性典范的“冷美人”。父亲早亡,有一兄薛蟠。宝钗进京主要是为了备选“才人、赞善”之职,但由于各种原因后文再未提及。进京后与母亲薛姨妈、哥哥薛蟠寄住于贾府。她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寓意金玉良缘。红楼梦八十回后失传,据推测,贾宝玉与薛宝钗成亲,但由于双方没有共同的理想与志趣,贾宝玉又无法忘怀知音林黛玉,婚后一二年即出家,回到青埂峰。薛宝钗只好独守空闺,抱恨终身。对于薛宝钗这一人物形象,历来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尊薛而抑林,有的则尊林而抑薛。邹弢与其友许伯谦因争论激烈而几挥老拳的故事,就是一典型事例。即使到今天,仍然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林黛玉尖酸刻薄,心胸狭窄,爱使小性儿,而宝钗端庄稳重,温柔敦厚,豁达大度。有人则认为,宝钗性冷无情,虚伪奸险,是个“女曹操”。同一人物形像,竟然有截然相反的看法,一则固然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原因,同时也说明这一形象的复杂性、丰富性和描写的客观性。这位大观园中“艳冠群芳”的大美女,天资聪慧,富有文化传统的家庭教养,更造就了她深厚、广博的文化修养。她对文学、艺术、历史、医学以及诸子百家、佛学经典,都有广泛的涉猎,其造诣之深,皆为宝黛及众姐妹所不及。曹雪芹本人的不少精辟的艺术见解,都是通过她的口来表述的。[page]

展开全文

薛宝钗相关

中文名

薛宝钗

登场作品

红楼梦

性别

园内居所

蘅芜苑,梨香院

花名签

牡丹

代表作品

柳絮词,螃蟹咏等

评语

艳冠群芳

其他名称

蘅芜君,宝钗,宝姐姐,宝丫头,宝姑娘

生日

正月二十一

排行

金陵十二钗正册并列第一

配偶

贾宝玉

出生地

金陵

亲人

哥哥薛蟠,母亲薛姨妈

人物生平

家庭出身

薛宝钗出生在金陵的一个大族名宦之家,“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一,薛家在户部挂名行商。“护官符”上有“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说法。极言其家为皇商巨贾,有万贯家资。随母亲、兄长一起进京主要有以下原因:首先是薛宝钗准备进京待选宫中才人善赞之职(其实只是走过场,才人赞善的职位大家都不想要);其次是兄长薛蟠要亲自入户部行消算旧账、再支薪资等公干,顺便游历一下京都风光;再次为母亲薛姨妈欲进京探望亲属,宝钗的舅舅王子腾为京营节度使,新近提升了九省统治。姨父贾政在京都任工部员外郎。薛家在京中原本是有房宅的,怎奈贾母王夫人热情挽留,于是薛宝钗便以亲戚的身份,客居在荣国府,与金陵十二钗其它佳丽生活在一起。 

热毒冷香

宝钗生的病叫做“热毒”。因为“凡心偶炽”,所以她会热忱关心社会,并思考国家大政方面的问题。宝钗之“毒”乃是愤世嫉俗之“毒”,是“讽刺世人”(曹雪芹语)和“讽刺时事”(脂砚斋语)之“毒”。

从世俗功利角度看,这当然是一种“遗害于子女”且需要医治的疾病。从佛、道等“出世”哲学的角度看,一个人若是过分沉溺于忧世、愤世的情结之中而不能自拔,这也不会妨碍她走向大彻大悟的精神完满。因而这也是一种需要用道锋、禅机将其清凉下来的“孽火”。故此,作者才借癞头和尚之手,又为宝钗开出了名曰“冷香丸”的药方。只是宝钗虽然亦有着“凡心偶炽”的“热毒”之疾,但她的“热”与“毒”均来自于她内心强烈的社会正义感。并不像原著中的林黛玉和王熙凤那样痴迷于世俗的名位和财势。所以,宝钗“热毒”之疾并不要紧,是可以医治的。

冷香丸的配方中,春、夏、秋、冬四季合起来就是“炎凉”二字。蜂蜜、白糖味甘,黄柏性苦,合起来就是“甘苦”二字。“白”者,纯色也。“蕊”者,花之精髓也。牡丹、荷花、芙蓉、梅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又分别象征了高贵、淡雅、娇艳、坚贞四种品性。所以整个一副“冷香丸”配方的寓意,就是要宝钗历尽世态炎凉,尝遍人间甘苦,经过苦修苦炼,来获得如癞僧、跛道那样的“见素抱朴”的思想精髓,成为同时具备高贵、淡雅、娇艳、坚贞四方面美质的女性。而事实上,宝钗很快就接受了癞头和尚的这么一番带有象征意味的忠告,自觉自愿地修炼起自己的品格。我们看到,在书中,宝钗所偏爱的乃是“雪洞”一般朴素之极的居室布置,所坚守的也是“人谓藏愚,自云守拙”的一套行事准则。她既能像白牡丹、白梅花一样不畏权势,不怕“武则天”们的淫威,敢于“借蟹讥权贵”;又像白荷花、白芙蓉一样娇嫩可爱,“淡极始知花更艳”。因此,宝钗的这种精神也正好代表了金陵十二钗中最高的思想境界和修行成就。

自癞头和尚走后,宝钗竟然能在“一二年间”将如此难得凑齐的各种药物成份全部搜集齐全,配为成药。这显然说明,宝钗的确是跟癞头和尚天生有缘,或者说,恰恰是宝钗的“先天结壮”,天生就有诸多美好的潜质,才使她毫不困难地获得了如此之多、如此“可巧”的机缘,成了癞头和尚的得意女弟子,以及在金、玉婚礼上作为美丽新娘的不二人选! 

薛宝钗

宝钗入都

身为皇商之女的宝钗,自小读书识字,亦“杂学旁收”,她对文学、艺术、历史、医学以至诸子百家、佛学经典,都有广泛的涉猎和渊博的知识。曹雪芹本人的精辟的见解,几乎都是通过她的口来表述的。在贾府的众多才女中,宝钗的才华几乎胜过了所有姐妹,她更是在诗社中屡屡夺魁。 

宝黛钗初会

薛宝钗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安慰母心,又巧遇皇上聘选妃嫔随即和母亲兄长一起进京备选才人、赞善之职。薛蟠为了躲避英莲的官司带宝钗和妈妈去投奔贾家,从此后,薛家母女就在梨香院住了。梨香院紧邻王夫人的正房。每日或饭后或晚间,薛姨妈便过来,或与贾母闲谈,或与王夫人相叙。宝钗日与黛玉、迎春姊妹等一处,或看书下棋,或做针黹,倒也十分相安。 

林黛玉进荣府以后,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贾宝玉。二人亲密友爱,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不想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比林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因此林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贾宝玉因与林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 

薛宝钗在家养病,贾宝玉送贾母回家后转去薛宝钗闺房探望。两人探讨了彼此身上所佩戴的物件。薛宝钗身边的丫鬟莺儿笑道宝二爷宝玉上的字和姑娘的正好是一对:宝钗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与贾宝玉随身所载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恰好是一对,寓意金玉姻缘。 

宝钗扑蝶

原来这一天“未时交芒种节”,大观园的姑娘们都出来玩耍,独不见黛玉,宝钗要到潇湘馆去找黛玉,后来见宝玉进了潇湘馆,宝钗想到黛玉好猜疑,这个时候如果跟着宝玉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黛玉嫌疑,想到这里就回来了。路上她见到一双玉色蝴蝶,引得宝钗去扑蝶,并一直跟到大观园滴翠亭外,这时宝钗听到亭内宝玉的丫鬟红玉与坠儿在说贾芸的事情,宝钗听到心中吃惊,因想到:“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没趣。”由于她已经到了亭外,躲不了了。所以使了个“金蝉脱壳”的法子,故意喊“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还问红玉坠儿:“你们把林姑娘藏那里了?”把自己和黛玉的困境化为乌有。 

小惠全大体

宝钗照顾弱者的感受。她出色的管理方法“无为而治”把大观园治理得井井有条;她出钱出物为史湘云设东摆螃蟹宴,解决了湘云贫寒、势单却要请客的困难;她照顾命运坎坷的香菱,使香菱免受欺负;她暗中帮助家境贫寒的岫烟,一针一线地为她着想;连猜忌、排挤她的林黛玉她都用心教导,使黛玉不禁对她“心下暗伏”。 

宝钗出闺

大轿从大门进来,家里细乐迎出去,十二对宫灯排着进来,倒也新鲜雅致。傧相请了新人出轿,宝玉见喜娘披着红,扶着新人,幪着盖头。傧相喝礼,拜了天地。请出贾母受了四拜,后请贾政夫妇等登堂,行礼毕,送入洞房。

那新人坐了帐,就要揭盖头的。凤姐早已防备,请了贾母王夫人等进去照应。宝玉此时到底有些傻气,便走到新人跟前说道:“妹妹,身上好了?好些天不见了。盖着这劳什子做什么?”欲待要揭去,反把贾母急出一身冷汗来。宝玉又转念一想道:“林妹妹是爱生气的,不可造次了。”又歇了一歇,仍是按捺不住,只得上前,揭了盖头。喜娘接去,雪雁走开,莺儿上来伺候。宝玉睁眼一看,好象是宝钗。心中不信,自己一手持灯,一手擦眼一看,可不是宝钗么!只见他盛妆艳服,丰肩软体,鬟低鬓軃,眼瞤息微,论雅淡似荷粉露垂,看娇羞真是杏花烟润了。)

独守空闺

由于宝钗贤淑明达,博得贾母与王夫人的欢心,终于与宝玉结成“金玉良缘”。然贾宝玉婚后不久出家。宝玉出家为顽石后,她成为一个年轻的孀妇。

贾宝玉与薛宝钗成婚,生活十分幸福恩爱,但贾府没落后,贾宝玉沉浸在对过去美好生活的怀念和哀悼中,又无法忍受“转眼乞丐人皆谤”的生活,十分绝望和痛苦。宝钗很爱宝玉,她不愿宝玉受苦,所以“以法爱成全大道”,利用自己在佛道方面的博知,劝导宝玉出家,使宝玉回到大荒山青埂峰,重新变回顽石。薛宝钗独守空闺,但她“虽离别亦能自安”,乐观面对挫折,并且凭借能力使自己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人物评价

书中评价

正册判词(钗黛合一)

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言词,道是: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红楼梦曲-无

因为宝钗并不薄命,所以删除了她在薄命司的判曲,只保留体现了“钗黛合一”的判词。 

花名签

签上画着一枝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唐诗,道是:任是无情也动人。 

诗词

《凝晖钟瑞》《更香谜》(谜底:更香)
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高柳喜迁莺出谷,修篁时待凤来仪。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文风已着宸游夕,孝化应隆遍省时。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咏白海棠》 《忆菊》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谁怜为我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画菊》《螃蟹咏》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酒未洗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
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临江仙》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镂檀锲梓谜》(谜底:《红楼梦》) 
镂檀锲梓一层层,岂系良工堆砌成? 
虽是半天风雨过,何曾闻得梵铃声! 

    

他评

贾母:(对薛姨妈说)从自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

王熙凤:(对平儿说)宝丫头虽好,却打定主意,“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

史湘云:(对林黛玉说)谁也挑不出来宝姐姐的短处。

(背地里和贾宝玉称赞)宝姐姐宽宏大量有涵养。

林黛玉:(金兰契一回对宝钗感叹)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我往日见他赞你,我还不受用,昨儿我亲自经过,才知道了。比如若是你说了那个,我再不轻放过你的;你竟不介意,反劝我那些话,可知我竟自误了。若不是从前日看出来,今日这话,再不对你说。

赵姨娘:(和王夫人夸)宝钗想的周到,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又展样,又大方,叫人敬服。怪不得老太太和太 太成日家都夸她疼她。

莺儿:(对宝玉说)宝姑娘有几样世上的人没有的好处,模样儿还在其次。

评点者评价

曹雪芹: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脂砚斋:宝钗此一戏直抵通部黛玉之戏宝钗矣,又恳切、又真情、又平和、又雅致、又不穿凿、又不牵强,黛玉因识得宝钗后方吐真情,宝钗亦识得黛玉后方肯戏也,此是大关节大章法,非细心看不出。细思二人此时好看之极,真是儿女小窗中喁喁也。

金姑玉郎是这样写法。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麝月),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要知自古及今,愈是尤物,其猜忌愈甚。若一味浑厚大量涵养,则有何可令人怜爱护惜哉?然后知宝钗、袭人等行为,并非一味蠢拙古板以女夫子自居,当绣幕灯前、绿窗月下,亦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不过一时取乐买笑耳,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贤也,是以高诸人百倍。不然,宝玉何甘心受屈于二女夫子哉?看过后文则知矣。

妙极!凡宝玉、宝钗正闲相遇时,非黛玉来,即湘云来,是恐洩漏文章之精华也。若不如此,则宝玉久坐忘情,必被宝卿见弃,杜绝后文成其夫妇时无可谈旧之情,有何趣味哉!

奇文!写得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何也?宝玉之心,凡女子前不论贵贱,皆亲密之至,岂于宝钗前反生远心哉?盖宝钗之行止,端肃恭严,不可轻犯,宝玉欲近之,而恐一时有渎,故不敢狎犯也。宝钗待下愚,尚且和平亲密,何反于兄弟前有远心哉?盖宝玉之形景已泥于闺阁,近之则恐不逊,反成远离之端也。故二人之远,实相近之至也。至颦儿于宝玉似近之至矣,却远之至也。不然,后文如何反较胜角口诸事皆出于颦哉?以及宝玉砸玉,颦儿之泪枯,种种孽障,种种忧忿,皆情之所陷,更何辩哉?此一回将宝玉、袭人、钗、颦、云等行止大概一描,已启后大观园中文字也。今详批于此,后久不忽矣。钗与玉远中近,颦与玉近中远,是要紧两大股,不可粗心看过!

听宝卿之评亦千古定论。作者一片苦心,代佛说法,代圣讲道,看书者不可轻忽。

妙!宝钗自有主见,真不诬也。真诗人语。

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才技为末。纤巧流畅之词,绮靡浓艳之语,一洗皆尽,非不能也,屑而不为也。最恨近日小说中一百美人诗词语气只得一个艳稿。看他清洁自厉。终不肯作一轻浮语。

是极!宝钗可谓博学矣,不似黛玉只一《牡丹亭》便心身不自主矣。真有学问如此,宝钗是也。

好极!高情巨眼能几人哉!正“鸟鸣山更幽”也。

真是知己,不枉湘云前言。

末二首是应制诗。余谓宝林二作未见长,何也?该后文别有惊人之句也。在宝卿有不屑为此,在黛卿实不足一为。

池边戏蝶,偶尔适兴;亭外急智脱壳。明写宝钗非拘拘然一女夫子。

是极!宝钗可谓博学矣,不似黛玉只一《牡丹亭》便心身不自主矣。真有学问如此,宝钗是也。

出自宝钗目中,正是大关键处。

拍案叫绝!此方是大悟彻语录,非宝卿不能谈此也。

“也是个”等字,一环的巧妙。其雅量尊重,不在言之表。一句骂死天下浓妆艳饰富贵中之脂妖粉怪。

知命知身,识理识性,博学不杂,庶可称为佳人。可笑别小说中一首歪诗,几句淫曲,便自佳人相许,岂不丑杀? 

张汝执:读书要得真解。若蒙混看去,则便失立言之旨矣。如此一书,多以为作者必遭逢不偶,故借宝玉弃物,以泄沦落终身之愤耳。然愚细玩其旨,殊不尔也。却是以宝钗自喻,与《金瓶》中作者以孟玉楼自喻同一意也。何也?看其写宝玉处,总是日在群女队中,柔媚自喜,毫无一点丈夫气象,以此自喻岂不自贬身份?看其写宝钗处,凡一切治家待人,温厚和平,幽娴贞静,至若前、后规谏宝、黛之正论,无不剀切详明,真可谓才德兼优,此书中一大醇人。但如此淑女,而乃归于痴迷之宝玉,或亦作者之别具深情也。岂即如蔡邕之托身董卓范增之托身项羽?郁结不解,而借此立意以泄一时之激愤,未可知也。盲瞽之见,敢以质之高明。

此回原是金玉二人,彼此互验灵物,以为日后配合伏案。然若呆呆写去,便觉了无生趣矣。于是想出一黛玉来,加杂其间,以衬托之。便成一篇极生动文字。

不但性情醇正,而且世故通明,可谓纯人。

厚重可嘉。

廓然大度。

好诚笃人,语语从真性写来!

宝钗固以德胜,据此看来才亦可爱。

以上二回,却是极写探、钗身分。但探春虽是贾府庶女,究系外人,此之谓主中宾。钗虽是贾府亲眷,后为正室,此之谓宾中主。按此而论,则是以宝钗陪探春。按后而论,则是以探春陪宝钗。看他写宝钗处无一而非圣人真实的正理,即此便见作者之深意。

东观阁:写宝钗是淑女,可爱。

宝钗可谓善于体贴人情。

王希廉:黛玉说宝钗专留心人带的东西,有意尖刻;宝钗装没听见,亦非无意,只是浑含不露。

黛玉开口尖酸,宝钗落落大方,便使黛玉不得不遁辞解说。

写黛玉戈戈小器,必带叙宝钗落落大方;写宝钗事事宽厚,必带叙黛玉处处猜忌。两相形容,贾母与王夫人等俱属意宝钗,不言自显。

宝钗探望送药堂皇明正,黛玉见房内无人看见,又从后院出去,其钟情固深于宝钗,而行踪诡密,殊有泾渭之分。

宝钗规劝黛玉是极爱黛玉,所论亦极正大光明,并宝玉亦隐隐在内。

黛玉心事向宝钗实说,不但写黛玉平日多心,且见宝钗贤德,并暗写出众人背后议论。

袭人独留心扇绦,与晴雯等迥异;宝钗独说贞静为主,亦与黛玉等不同:的是贤妻好妾。

写宝钗换参一节,显出宝钗精细,非比富贵家闺阁中不谙世务。

写金桂撒泼,越显出宝钗涵养。

立松轩:写宝钗岫烟相叙一段,真有英雄失路之悲,真有知己相逢之乐。时方午夜,灯影幢幢,读书至此,掩卷出户,见星月依稀,寒风微起,默立阶除良久。

戚蓼生:薛家女子何贞侠,总因富贵不须夸。发言行事何其嘉,居心用意不狂奢。世人若可平心度,便解云钗两不暇。

宝钗认得真、用的当、责的专、代的后,是善和人者,故赠以识字。敏与识合,何事不济。 

嫏嬛山樵:近日复有《红楼圆梦》一书,愈趋愈下,不但识者见之大笑,而正侄辈诸人见之所当痛哭者也。……他那第一回书,就说宝钗、袭人俱是“假道学而阴险”之人,开口就乖谬了。推其原心,彼必是效圣叹之评《水浒》,谓宋江为假仁义而阴险者。又偷学《后红楼梦》之论袭人,而更进一层并及宝钗。方且自诩独具只眼,观其后有贾仲妃之事,则其为偷学《后红楼梦》可知。且其第一回中云,芳官、柳五儿遇尸解后的妙玉,遗以锦囊,诣扬州黛玉墓,有白鼠扒去坟土,开馆,黛玉复生。棺内遗泪成珠,大如鸡卵,小如桂圆,十万八千粒量之共得八斗,因以致千万之富。是作者以子建之才自居也。请教二位老伯,即此尝鼎一脔,可笑不可笑呢?

富察明义:威仪棣棣若山河,还把风流夺绮罗。不似小家拘束态,笑时偏少默时多。

梦觉主人:天地钟灵之气,实钟于女子,咏絮丸熊、工容兼美者,不一而足,贞淑薛姝为最。

涂瀛:宝钗静慎安详,从容大雅,望之如春。以凤姐之黠、黛玉之慧、湘云之豪迈、袭人之贤,皆在所容,其所蓄未可量也。

或问:“子之处宝钗也将如何?”曰:“妻之。”

微而婉,正而严从知古今人不曾放松一个。(梅阁) 

张庆善:“在红楼梦的所有人物当中,薛宝钗是最复杂的一个。” 

骆玉明宝钗是《红楼梦》中最难演人物第一等。她长得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聪敏智慧有教养,而最关键的是,特别能体贴别人。 

董康:卷中写薛之美如天仙化人,令人不忍狎视,写其情不脱闺娃态度,纯用虚笔出之。设置二人于此,吾知倾倒宝儿者必多于颦卿也。

刘梦溪:余学也疏,大致印象是,对于钗黛的评价有以下四大类:
一、拥黛抑钗:大体认为黛玉直而宝钗曲,黛玉亲而宝钗疏,黛玉热而宝钗冷,宝钗太有个性而黛玉有很多世人常有的毛病,黛玉的身世、结局令人痛惜落泪,而宝钗的背景与(婚姻上的)胜利,叫人不服气、不痛快、不平衡。新中国建立以来,则更增添了对于黛玉反封建叛封建而宝钗帮凶封建的判定。
二、拥钗抑黛:大体认为宝钗宽厚而黛玉促狭,宝钗身心健康而黛玉十分病态,宝钗令人愉快而黛玉平添烦恼,宝钗能做贤妻良母而黛玉不能,宝钗彻悟而黛玉执念,宝钗愤世嫉俗而黛玉热衷世俗名利,宝钗心系苍生而黛玉自私自利,宝钗真诚待人而黛玉“机谋深远(脂砚斋语)”,宝钗是“艳冠群芳(曹雪芹语)”的“高士(曹雪芹语)”而黛玉是“莫怨东风当自嗟(曹雪芹语)”的“小耗子精(曹雪芹语)”,宝钗大雅若俗而黛玉大俗若雅,宝钗是曹雪芹理想的人格而黛玉是曹雪芹狠批的阴暗面。
三、钗黛二元论:大体认为,读小说自喜黛玉,实际生活中宁喜宝钗;搞恋爱自盼黛玉,讨老婆还须宝钗;掉眼泪自为黛玉,鼓掌喝彩还向宝钗。

四、钗黛合一论:大体认为,宝钗和黛玉都作为曹雪芹人格的一部分,二者虽然性格、容貌、思想几乎对立,但是在书中,二者的关系是“合一”的。即,艳冠群芳、温柔体贴、愤世嫉俗、大彻大悟的宝钗是曹雪芹心中的理想人格(现在及未来的自己);小耗子精、尖酸刻薄、热衷名利、泪尽而逝的黛玉是曹雪芹批判的阴暗人格(曾经自己的阴暗面)。 

文学史评价

薛宝钗性格的形成和发展与她的家庭背景密不可分。薛宝钗出身于皇商家庭,“家有百万之富”。“丰年好大雪(薛),珍珠如土金如铁”,这“金陵一霸”薛家原是“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的“皇商”实际上就是一个支用国库营商的官僚大资本家,他们与贾家这样纯粹的贵族式的官僚世家不同,因此潜移默化的影响,使薛宝钗具有不同于其他人的特质:世事洞明。她对世事的洞明,对人情的练达,体现在她对湘云开社作东的“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人,然后方大家有趣”的劝说,以及那“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此外,薛家本是书香继世之家,身为贵族官僚家庭的大家闺秀,加上父亲的宠爱,她幼年时受过良好的文化熏陶。宝钗也受过正规的封建教育,三从四德、三纲五常,读过的有一些颂扬封建道德规范的书以及如何成为贤妻良母的书。因此,薛宝钗身上具备封建社会女子应有的特点,这一点充分说明了周遭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对宝钗成长的影响。因从小博览群书,宝钗的才能学识更是数一数二。 

其它评价

俞平伯:钗黛合一。

闫红:能够共情,并且愿意付出,已经是善莫大焉,但我还是奢望能够有一种大善,不带感情色彩,脱离价值取舍,更多一些理性考量,我称之为无情之善。这似乎是一个过高的要求,但在红楼梦里,有人就做到了这点,此人便是被评价为“任是无情也动人”的宝钗姑娘。 

歌德:薛宝钗之于贾宝玉的倾慕并非全然是承担家族利益的需求,也含有一个世事洞明女子之于一个懵懂男子的情有独钟。 

穆欣欣:他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可见,宝钗是个不矫情的女孩。宝钗放在现代,也是班长人才,有统领全局的才能,有团结周围人的亲和力,而且会做思想工作。

黛玉行酒令一时无心,说出禁书《牡丹亭》里“良辰美景奈何天”,被宝钗逮个正着。宝钗事后找到黛玉,先是笑说要黛玉跪下受审,后来加上几句话敲打,黛玉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无心之失。这恰显露了宝钗的成熟大度,一是她没有当众让黛玉下不来台;二是宝钗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 

刘心武:“金玉良缘绝非贾母本意。” 

马瑞芳:“薛宝钗最适合从政,她要生在这年头,至少能做到副部级!” 

人物外貌

“头上挽著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

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品格端方,容貌美丽,且天质聪慧,博学宏览。 

人物结局新考

目前已经发布了《癸酉本石头记》(旧时真本红楼梦)后28回,文中关于薛宝钗的结局既不同于通行本,也不同于某些探佚结果,根据癸酉本中薛宝钗的人物结局描写,主要内容是:由于抄家之事使宝黛二人的婚事泡汤,林黛玉死后,贾宝玉娶薛宝钗为妻。由于双方没有共同的理想与志趣,贾宝玉又无法忘怀知音林黛玉,婚后不久抛弃宝钗即出家当和尚去了。薛宝钗只好独守空闺(对应伏笔: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后又巧遇与贾雨村,两人情投意合,结为夫妻。但好景不长,之后贾雨村的徇私枉法之罪被钻营的门子所查,惨遭抄家,他们二人被流放至东北充军行役,因为此时宝钗没有冷香丸调治,不久就死去,就地埋葬在雪地中(金簪雪里埋)。 

角色原型

考证派言

红学家土默热把《红楼梦》放在明末清初的历史背景和江南世族的文化背景下去重新解读。主要观点是——《红楼梦》的作者是写下《长生殿》的杭州人洪昇,大观园的原型就是杭州的西溪湿地。土默热说,答案是肯定的。书中的金陵十二钗,创作原型就是杭州的“西陵十二钗”,也就是当日西溪的十二个女诗人——顾之琼、徐灿、林以宁、钱凤纶、柴静仪、钱静婉、顾启姬、冯又令、毛安芳、张槎云、李端房和朱柔则。薛宝钗原型是钱凤纶《红楼梦》中薛宝钗居住的地方叫蘅芜苑。“蘅芜”的本义指香草,“苑”是指种植花草的园圃。杭州原来在西溪蒋村一带,有钱、万两户人家花圃生意做得很大。冯梦祯日记记载“钱万二氏竹树产业花息甚繁”。土默热认为,薛宝钗的原型就是钱凤纶。书中薛蟠与“桂花夏家”门当户对的联姻,夏家指的就是另外一家做花圃生意的万家。 

索隐派言

索隐派去收罗许多不相干的零碎史事来附会《红楼梦》里的薛宝钗。

流传较广的有:第一派说薛宝钗和林黛玉都是男儿身; 第二派说薛宝钗、柳如是都号“芜君”,柳如是也是秦淮八艳之一。柳如是号“蘼芜君”,早年曾与陈子龙同居,他们把同居的松江南园的南楼,称作“红楼”。而薛宝钗因为居住在“蘅芜苑”而号“蘅芜君”。严中说,蘼芜和蘅芜都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又都香气袭人,《红楼梦》里写薛宝钗所居住的蘅芜苑时说,苑内有许多的奇花异草,“那香的杜若蘅芜,还有什么丹椒、蘼芜”。后来,薛宝钗住进了蘅芜苑,因此得号“蘅芜君”,这跟柳如是的“蘼芜君”十分相似。另一个关联是,《百家姓考略》中记载,柳姓属“河东郡”,所以柳如是又自称“河东君”。而《百家姓考略》中载,薛姓也属于河东郡,因此,薛宝钗也可以自称为“河东君”。再一点是,柳如是后来被人纳为妾,居住在“绛云楼”中。而《红楼梦》中贾宝玉将“怡红院”题为“绛云轩”。后来,薛宝钗当上了“宝二奶奶”,这里自然也就成了她的居所。 

角色分析

判词解读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这一首是说林黛玉和薛宝钗的。

1.可叹停机德——这句说薛宝钗,意思是宝钗有着令曹雪芹赞叹的高尚品德。“停机德”,出于《后汉书·列女传·乐羊子妻》。故事说:乐羊子远出寻师求学,因为想家,只过了一年就回家了。他妻子就拿刀割断了织布机上的绢,以此来比学业中断,规劝他不要半途而废。

2.堪怜咏絮才——这句说林黛玉,意思是如此尤物,她的命运是值得同情的。“咏絮才”,用晋代谢道韫的故事:有一次,天下大雪,谢道韫的叔父谢安对雪吟句说“白雪纷纷何所似?”道韫的哥哥谢朗答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接着说:“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一听大为赞赏。见《世说新语》。

3.玉带林中挂——这句说林黛玉,前三字倒读即谐其名。从册里的画“两株枯木(双“木”为“林”),木上悬着一围“玉带”看,又寓黛玉念念不忘世俗名利。 

4.金簪雪里埋——这句说薛宝钗。“金簪雪”暗点其名。雪,谐薛,暗写宝钗的彻悟“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宝钗的境界“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不可冷者”。金簪,宝钗,“宝”是佛教里珍贵重要的东西,这里写出了宝钗对于出世佛道的向往、深谙;“钗”表示宝钗是金陵十二钗之冠,同时也具有“虽离别亦能自安”的含义。 根据近年来的探佚研究,某些人认为,金簪雪里埋是指薛宝钗最终的结局,她是死在冰天雪地中,被雪埋葬了。

四大优势

独特的人格魅力

薛宝钗的家境优越,她所在的薛家是当时的四大家族之一。“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是曹雪芹用来形容

薛宝钗薛家的诗句,让人一眼便看出薛家的富贵。按理说,薛宝钗应该是生活阔绰悠闲、没有任何烦恼的贵族小姐,然而,薛宝钗却是一个衣着朴实、不讲究富贵闲妆的女子,她不喜欢铺张浪费,也从不在衣服上熏香。出身富贵,却并不沉迷于富贵,使她散发出不一样的人格魅力。

书评:艳冠群芳

牡丹素有“国色天香”之誉,盛开的时候雍容浑厚,又称“花王”。把宝钗比作牡丹,是对宝钗极高的赞美。艳冠群芳则是曹雪芹对于大观园中女儿宝钗最高的评价,容貌、品格、思想方面,她都胜过了大观园里其他的女儿。 

①容貌:不施脂粉,天然美丽。 

宝钗“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也就是脸部饱满白皙,大眼睛,不化妆而唇红、眉翠。大观园中,几乎只有宝钗天天是素颜,自云“我最怕熏香,好好的衣裳,熏的烟燎火气的”,他评“宝姑娘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对于宝钗的朴素,脂砚斋忍不住赞道“真真骂死脂粉妖怪”。而宝玉评价宝钗容貌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可见宝钗颜值之高,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②品格:不媚权贵,坚持自我。 

牡丹是有名的气节之花。李渔《闲情偶寄》中赞牡丹曰:

“牡丹得王于群花,予初不服是论。谓其色其香,去芍药有几?择其绝胜者与角雌雄,正未知鹿死谁手。及睹《事物纪原》,谓武后冬日游后苑,花俱开而牡丹独迟, 遂贬洛阳,因大悟曰:“强项若此,得贬固宜,不加九五之尊,奚洗八千之辱乎?”(韩诗“夕贬潮州路八千”)物生有候,葭动以时,苟非其时,虽十尧不能冬生 一穗。后系人主,可强鸡使昼呜乎?如其有识,当尽贬诸卉而独崇牡丹。花王之封,允宜肇于此日,惜其所见不逮,而且倒行逆施。诚哉!其为武后也。予自秦之巩昌,载牡丹十数本而归,同人嘲予以诗,有“群芳应怪人情热,千里趋迎富贵花”之句。予曰:“彼以守拙得贬,予载之归,是趋冷非趋热也。”兹得此 论,更发明矣。艺植之法,载于名人谱帙者,纤发无遗,予倘及之,又是拾人牙后矣。但有吃紧一着,花谱偶载而未之悉者,请畅言之。

是花皆有正面,有反面,有侧面。正面宜向阳,此种花通义也。然他种犹能委曲,独牡丹不肯通融,处以南面即生,俾之他向则死,此其肮脏不回之本性,人主不能 屈之,谁能屈之?予尝执此语同人,有迂其说者。予曰:“匪止士民之家,即以帝王之尊,欲植此花,亦不能不循此例。”同人诘予曰:“有所本乎?”予曰:“有 本。吾家太白诗云:‘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倚栏杆者向北,则花非南面而何?”同人笑而是之。斯言得无定 论?”

宝钗不屑世俗名利、坚决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的品格,与牡丹不媚权贵、坚持自我的气节多么相似!

才华横溢

薛宝钗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她的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就教她读书写字。她的知识远比一般的男儿高得多,在文学、医学、佛学等方面都有涉猎。在惜春画大观园时,因复杂的地形布局,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她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的关键,这都是源于她博学的知识。除此以外,她还具有良好的理家能力,由于父亲的早逝,她早早地便开始帮薛姨妈管理家务。当王熙凤因为流产不能管家的时候,她还受王夫人之托将大观园管理得妥妥当当,曹雪芹以长辈对宝钗的信任从侧面烘托出宝钗的精于庶务。而探春提出将大观园分包给老妈妈们负责,以解决贾府的财政问题时,宝钗是支持的,但是她也敏锐地觉察到这项措施在实施过程中会遇到的障碍与阻力,并提出解决方案。可谓是计算得很精细,考虑得很周详,是一个思虑周全的姑娘。

善解人意

薛宝钗能在荣国府这样一个人物关系复杂的地方得到众多平辈、下人的喜爱不是没有道理的。薛宝钗为人宽容大度、温柔娴静、大方得体,会为人处世,除了长辈,人人都十分喜欢她。就连对谁都恨到骨里的赵姨娘都说她“大度得体”。史湘云曾说:“要是宝姐姐是我的亲姐姐该多好”,甚至说薛宝钗“完美无瑕” 

而在与姐妹们相处时她总是默默地关心着其他人,对待下人也总是能够体谅他们的难处,处处为他们着想,并总是在需要的时候给予他们帮助。袭人将她奉若神明,管理伙食的柳嫂子私下也称赞宝钗是“明白体下的姑娘”。史湘云甚至这样说过:“这些姐妹们,再没有一个比宝姐姐好的,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样一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可见薛宝钗的好是深入人心的好。

金玉良缘

宝钗身上挂有一金锁,刻著“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八字箴言,与贾宝玉随身所载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恰好是一对,所以宝钗与宝玉之间有美满而伟大的“金玉姻缘”。 

曹雪芹盛赞金玉姻缘曰: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教育意义

正确理解曹雪芹笔下的宝钗形象,对于我们这些后世读者又有什么样的意义可言呢?周锡山曾在其《红楼梦的人生智慧》一书中,对宝钗形象的社会意义作过如下的概括:

薛宝钗是曹雪芹深深喜爱的一个可爱的人物,他将薛宝钗描写成性格和智慧上都十全十美的可爱少女。她的言行和待人处事处世态度,其中所包含的情商和智慧,在除去时代赋予她的局限之后,都是青年读者学习的榜样。生气动怒的时候,看一段关于宝钗的描写;遇到艰难困苦时,看一段关于宝钗的描写;碰到坏运时,甚至在与亲人生离死别的时候,细细读读关于宝钗的描写,你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好像会感到这位灵慧多智的姐姐在亲自劝慰你、指导你的言语和行动一样。(见周锡山《红楼梦的人生智慧·德智双全的完美女性薛宝钗》)

以上评述尽管概括得很好,却只是针对涉世未深的青少年读者而言的,所说内容也主要局限于宝钗的为人处世之道这一方面。而众所周知,《红楼梦》是老少咸宜之书。它的读者不仅有初出茅庐的少年、青年,亦有饱经风霜的中年、老年。而《红楼梦》中的薛宝钗,除了其善于为人处世的一面以外,她的博学多知,她的浑厚天成,乃至她的愤世精神、出世理想,亦颇有可圈可点之处。那么,对于这些年轻或不再年轻、青涩懵懂或阅人无数、才高八斗或平淡无奇的读者来说,曹雪芹笔下的宝钗形象又是否有着共同的借鉴价值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笔者以为,我们至少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探寻宝钗形象的美学价值:

其一,如果你是一个周旋于是非旋涡边缘的官场或职场中人,当你困扰于周边人际关系的复杂的时候,宝钗的待人接物便可以启发你。让你懂得礼节和分寸,懂得如何跟各色人等和平共处。只是如果有朝一日,你已经将上下左右的关系处理得游刃有余,请不要丢掉心中的正义,更不要出卖它,将其作为晋身的本钱。否则,你将沦为宝钗抨击的对象!

其二,如果你是一个跋涉于书山笔丛的求学者,或者一个行进于文化朝圣之路的求知者,当你面对学海无涯的浩瀚而望洋兴叹的时候,宝钗的博学多知亦可以帮助你。细细品鉴宝钗的诗论、画论,再悉心体察宝钗在宗教哲学、色彩美学、植物鉴赏等方面的广博造诣,其中的乐趣都足以激起你学习文化知识的热情。只是请记住,知识是用来获得智慧的手段,却不是智慧本身。因此,即便是满腹经纶之人,也应该像宝钗那样学以致用,读活书,活读书,“并非一味蠢拙古板以女夫子自居”。切不可死记硬背,死守教条,成为“拘拘然一迂女(男)夫子”。

其三,如果你是一个人生道路上的失意者,当你在如群山般压来的艰难困苦面前,犹豫、退缩,甚至丧失生活的勇气的时候,宝钗的坚强镇定正可以鼓舞你。所谓“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所谓“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只有把名利得失看淡,方可以大无畏的勇气去迎接一轮又一轮的“半天风雨”。只是当你走出了内心的阴霾,摆脱了人生的困境以后,且不要洋洋得意,且不要将奢侈和铺张当作对昔日贫寒的补偿。因为“淡极始知花更艳”,惟有保持朴素的节操,才是真正的雍容华贵!

其四,如果你是一个立志做一番事业的改革家,当你面对手下几十、几百号员工,乃至其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而不知所措、无从下手的时候,宝钗的“无为之治”也可以启示你。让你懂得如果利用经济利益的杠杆去调属下自我奋进、自我管理的积极性。同时,宝钗的“小惠全大体”也可以提醒你,在推行任何一项改革前,都要考虑到各方的合法权益,做好利益平衡,以免苦乐不均,徒增阻力与内耗。只是你要记住,改革的目的是要让大家共同幸福,而不仅仅是追求经济数据的增长。这不仅仅需要心计世故的小精明,更需要科学文化的大智慧,恰如宝钗所言:“学问中便是正事。此刻于小事上用学问一提,那小事越发作高一层了。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去了。”

其五,如果你是一个掌握着亿万人民生杀予夺之大权的高官显贵,当你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充分玩味着权力的快感,内心中却又生出那么一丝“高处不胜寒”、“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的凉意时,宝钗的骂世之言还可以警策你,让你醒悟身居高位者的义务与责任,趁着权力在手,顺应历史潮流,多为人民做好事,多为社会的进步添助力。

最后,如果你是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思索者,当你满怀激情踏入社会,却被无处不在的阴沉与晦暗而窒息得无以言说的时候,宝钗的淡泊出世更可以指引你,让你明白人的一生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瞬,眼前的鸡争鹅斗不过是庄子笔下蜗牛角上的“触蛮之战”。惟有“虽离别亦能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不可冷”的豁达旷朗,以及“怜愍众生”且敢于“借蟹讥权贵”的法爱精神,才是超越时空的高贵品格!只是宝钗所彻悟的“冷”与“空”,绝不是消极躲避的顽空,而是在明了一切之后,仍敢于积极面对生活的大智慧、大勇气。正所谓以“出世”之心而行“入世”之事,那背后乃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内心!

总而言之,不同年龄阅历,不同地位处境的读者,只要有心,都不难从宝钗形象这里寻觅到一份心灵的慰籍或思想的营养。如果我们这些后世读者在与两百多年前的这位古代女子进行过一翻精神对晤以后,能够做到少一份贪婪欲,多一份警拔心,减一份固执念,添一份慈悲意,那么,作者的苦心就不算白费,其笔下的蘅芜君也自然会显现出其隽永的魅力。恰如《红楼梦》中通灵宝玉与宝钗金锁上的“八字吉谶”所预示的那样,薛宝钗这一曹雪芹笔下“艳冠群芳”的“群芳之冠”,虽不能在物欲横流的红尘浮世中容颜常驻而“仙寿恒昌”,但凭借着一代代读者诸公的“高情巨眼”,她却定然能在浩气荡然的艺术天地里风骨长存且“芳龄永继”!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