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舒亶

舒亶

北宋诗人

人物简介:

舒亶(1041-1103)字信道,号懒堂,慈溪(今属浙江余姚大隐)人。治平二年(1065)试礼部第一,即状元(进士及第),授临海尉。神宗时,除神官院主簿,迁秦凤路提刑,提举两浙常平。后任监察御史里行,与李定同劾苏轼,是为「乌台诗案」。进知杂御史、判司农寺,拜给事中,权直学士院,后为御史中丞。崇宁元年(1102)知南康军,京以开边功,由直龙图阁进待制,翌年卒,年六十三。《宋史》、《东都事略》有传。今存赵万里辑《舒学士词》一卷,存词50首。

展开全文

舒亶相关

本名

舒亶

字号

号懒堂

民族族群

出生时间

1041

主要作品

菩萨蛮 虞美人

别称

字信道

所处时代

北宋

出生地

慈溪(今属浙江余姚大隐)人

去世时间

1103

人物介绍

舒亶出生于浙江余姚市大隐舒夹岙村,在这个富有乡村野味和慈孝之风的故乡,舒亶度过了少年时代。青年时期,舒亶来到明州,求学于庆历五先生之一楼郁。

宋英宗治平二年,舒亶考中进士,仅24岁的他在礼部考试中获第一名。舒亶在中进士后初任临海县尉,因擅杀不孝部属而辞官回乡,复起后调任审官院主簿。不久,他接受了一个任务,即出使西夏,划分宋夏疆界。由于刚刚交战过,边界双方守军杀气腾腾。但舒亶谢绝护卫,单骑匹马进入西夏,向对方宣示朝廷旨意。西夏将领将钢刀架在他颈上予以威胁,但舒亶神色自若,慷慨陈词。这些壮举感动了尚勇崇武的西夏君臣,使之接受宋朝划定疆界的意见。完命归朝的舒亶功升奉礼郎,后又参与更多的朝廷政务。

此时,王安石变法正紧锣密鼓地展开,舒亶也参与了这一历史性改革,并成为其中受人注目的一员。熙宁三年十二月,王安石升任宰相,变法工作全面展开。坚定推行新法者逐渐形成稳固的政治群体,被时人称为“新党。舒亶是坚定的新党后辈,并非由王安石直擢超迁,而是为蜀人张商英所荐。自舒亶进入北宋政坛开始,新旧党变法之争已趋激烈。舒亶进入台谏以后,以忠直称。先是从严处理了郑侠、王安国案,有效扼止了保守派对熙宁新法的反攻。元丰初,已经在贬的苏轼因讥讽朝政而被捕,在时任御史中丞的李定主导下,开始对苏轼的羁押审问,是为“乌台诗案”。由于苏轼文名极盛,当时朝野即对此案展开广泛议论,如苏辙曾言苏轼何罪,“独以名太高”。后苏轼虽定罪坐实,但在舆论营救下特赦开释。元丰年间,新党虽仍占上风,但神宗已对改革和改革派产生怀疑,进而对新党由支持转向利用。也正在这一时期,舒亶担任御史中丞,从而走上了政治斗争的风口浪尖。此时,新党与温和派之间,新党内部,已多分裂。元丰四年,舒亶被人利用,卷入了攻击王珪的政治阴谋。元丰末年,又主导了张商英案。

舒亶虽是新党,但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党人,也因此,在元丰末期,他舍弃党派利益而劾张商英,而绍圣年间他也没有回到权力核心。

宋史中舒亶见于卷三百二十九列传第八十八。其主要的材料取自《邵氏见闻录》,而后者,是一部极不真实,充满了保守派的谎言的作品。在研读宋史这一部分记载时,读者要倍加小心。

古文简介

十三赠龙图阁学士有手编元丰圣训三卷文集百卷【 出续通鉴旧志自熙河分画蕃汉疆界还授太子中允御史裏行与续通鉴不合】

舒亶

字信道,慈溪人。生而魁梧,博闻强记,为文不立稿。

登治平二年进士第,授台州临海县尉。县负山濒海,其民慓悍,盗夺成俗,有使酒逐其叔之妻者,至亶前,命执之,不服,即断其首以令,投檄而去,留诗云:“一锋不断奸凶首,千古焉知将相材”。丞相王安石闻而异之,欲召用会,丁父忧服阕。乃除审官西院主簿,徙秦凤等路提点刑狱,郑民宪相度熙河,营田民宪言其宣力最多。乞以减年磨勘回授之,特改奉礼郎,提举两浙常平。熙宁八年十一月入为太子中允,权监察御史裏行。

元丰二年七月,论知湖州苏轼上谢表讥切时事,并上其印诗三卷,时御史中丞李定、御史何正臣亦攻轼,诏罢轼任逮赴御史狱,十二月狱成轼责授检校水部员外郎、黄州团练使本州安置。亶又言张方平、司马光、范镇、钱藻、陈襄、曾巩、孙觉、李常、刘攽、刘摰等收受轼讥讽朝廷文字,各罚铜二十斤。亶为县尉坐废时,张商英为御史,言其材可用,得改官。及亶知谏院,商英为中书检正,以其婿王沩之所业属亶。亶并其手简缴进,自以职在言路,不受干请也。

四年自侍御史、知杂事、除知制诰、兼判国子监、累迁试给事中、直学士院、御史中丞。六年以论奏尚书省录事坐废。绍圣元年三月复通直郎、管句洞霄宫。

崇宁元年正月起知南康军,时方开边,蛮寇扰辰州。七月除亶直龙图阁、知荆南府、荆湖北路都钤辖。辰州故黔中郡,历汉唐皆建郡县,至五代始弃不通,然亦有内属者。熙宁元丰开复沅诚,而元祐中又弃之,自是猺人恃险难制。亶图上地形,募施黔土人,分七路遣将,授以方略,斩贼首并其徒党三千馀级,俘数百人,破洞百馀。遂分叙浦、辰溪、龙潭为七,以忠顺首领主之。既奏功,朝廷又诏亶兴复诚州,乃进屯沅州,兵未压境而渠阳五溪降。胡耳西道最为僻远,至是亦请命天子为之告庙,肆赦改诚州为靖州。亶复计议筑屯沅之洪江,分兵江之南,建若水、丰山、贯堡三寨。靖州跨大江,在飞山之东,猺人出人多以为障蔽,亶乃选形胜,得飞山福纯坡,建新城,最为控扼之要。

二年朝廷遣使抚问,除龙图阁待制。卒于军,年六十三。赠龙图阁学士。有手编元丰圣训三卷文集百卷【 出续通鉴旧志自熙河分画蕃汉疆界还授太子中允御史裏行与续通鉴不合】

舒亶为临海尉,弓手醉呼於庭,舒笞之,不受,乃加大杖,益厉声愿杖脊,又大呼「尔不敢斩我」舒即起刃断其头.被劾,案上,朝廷方求人材,颇壮之,令都省审察.舒壮貌甚伟,博学有口辩,王荆公一见大喜,荐对称旨,骤擢,未几至御史中丞,弹撃不少恕.宰相王珪自京尹执政,曽携官浴桶入东府,舒文致以为之罪.後舒败坐狱,以用台中官烛於私室计赃,神考薄其罪,因言,「亶岂盗此.」或对云,「舒亶不爱官烛,王珪岂爱木桶.」乃抵罪除名勒停.居郷里,甚贫,聚徒教授,资束脯以营伏腊,凡十八年.中间元佑政出帷箔,务姑息,置诉理所,湔涤先朝尝得罪者.羣小竞自辨,不逞之人,至於指斥熙,丰滥刑,以迎合国政.舒独无一言辨雪,坐此久废.绍圣复辟,稍还舒官,又为羣怨所沮.庚辰龙飞,始得军垒,会荆蛮作过,乃移南郡帅,除待制,未受而卒.

元丰间,御史中丞舒亶以罪除名勒停,及租客舟东归,时有诏召僧慈本住慧林,许驰驿,轻薄者以「中丞赁航船出京,和尚乘递马赴阙」为对,以见异事.

常州李充,元丰间在太学,梦裸身见舒亶。时舒主学,李意裸身有脱白之兆,甚喜。后太学贿狱起,事连诸生,李亦繋御史台。舒为中丞,夜阅囚,李正裸身对之,因悟前梦。

余姚学士桥

学士桥位于余姚大隐镇里埠头与学士桥村之间的大隐溪上,是余姚市现存最长的古桥梁之一。著名的学士桥已被余姚市人民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据光绪《慈溪县志》载:“学士桥宋元裕年间(公元1086一1094年)初建,北宋舒亶学士居此。”可见学 士桥之名始于此时。现存桥身系清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捐资重建。学士桥是座石砌平板多孔桥,南北走向,全长70.3米,桥宽1.96米,除两岸桥堍外,共有桥墩14个,桥孔13个,中间桥墩西端上耸立着六角形有二米高石经塔一座,意在藏经镇桥(惜已被毁)。桥中孔东侧及南端东西两侧面镌刻“清咸丰四年捐资重修”字样。桥墩用规整的条石,错缝砌叠,西端砌成分水尖状,起到剖水作用,遇山洪时能减轻排洪的阻力。桥面两边铺于4--6米不等长条石,中间镶嵌长方形石板组成,桥板上镌刻“五福捧寿”“平升三级”等吉祥寓意图案。桥面两侧不设栏杆,桥南端用条石铺砌的石阶,北端连接泥石路过80米处小溪上又一座独孔桥,系学士桥之延伸。整条桥梁两端呈微弓型向上游方弯曲,使洪水往中流直泻,以缓解洪水对两边堤岸的冲刷。

后人评价

舒亶在乌台诗案的表现历来成为他人生的污点。舒亶的行为固然有“过头”之处,特别是将苏轼的一些诗句与文章“上纲上线”,确实有悖“君子之道”,为后世所鄙视。但是,他与苏轼主要是由于政见与观念不同而导致的矛盾。苏轼看到了新法实行中的弊端,看到了变法带来的混乱,因此以诗歌形式表达他的意见。而舒亶积极赞成并参与变法,且性格执拗,在他看来,苏轼虽名高天下,但反对变法、诋毁皇帝就是大罪,就是犯法。

此外,弹劾张商英一事,也反映出舒亶类似的文人品性。张商英是新党的重要人物,为四川新津人,与舒亶同为新党中的王(安石)党30人之列,是有恩于舒亶的同党中人。据《宋史》记载,这位权重位高的新党领袖人物,给了舒亶一封信,并将女婿的文章让舒亶指点,结果舒亶不仅不予指点,而且“恩将仇报”,将张商英的信和女婿文章送到皇帝那里,并弹劾张商英以宰辅之重干扰谏官的工作。结果张商英被免职贬为江陵税官。世人由此认定舒亶是恩将仇报的奸人。

据历史资料研究与分析,这件事很可能是《宋史》作了假。《宋史》为元脱脱主编,在二十四史中差错最多,特别是有关舒亶的主要材料取自《邵氏见闻录》,而此书是邵伯温所作,邵伯温是一个充满偏见并偏执的旧党人物,因而此书对新党人物的记载就极不真实。好在同一时代的文献《东轩笔记》记载了这件事,其过程相似,但原因却完全不同。

原来张商英要女婿在科举考试中顺利中举,就想借用舒亶之力,所以写信暗示,另送文章给他以作联络。让张商英想不到的是,舒亶因品性使然,不想因私情而让“有关部门”帮助,从而失去其监察的独立性和公正性。所以他在奏书中写上自己的反感。最后张商英的这种行为受到惩处。

敢作敢为的舒亶被连续委以重任,朝中大臣多怕他弹劾,一些朝官对以舒亶为首的御史台也多有不满。《宋史》载:“举劾多私,气焰熏灼,见者侧目,独惮王安礼。”“多私”未必,但这个时期的舒亶意气飞扬倒很可能是事实,因为他正处在仕途的黄金时期。但由于得罪的人太多,他的仕途不久便黯然中止。

元丰六年,任翰林的舒亶因论奏朝廷钱粮等事与尚书省产生矛盾。也许是神宗为了平衡新旧两党的力量,发话说:“身为执法而罪妄若是,安可置也。命追两秩,勒停。”舒亶就这样被罢免了。尽管以“微罪”罢免,但朝廷一片欢呼,因为对朝官而言,少一个比较会“寻麻烦”的人毕竟不是坏事。当时对此事的记载是“虽坐微罪废斥,然远近称快”。

舒亶黯然回乡,迁居鄞县。那一年他仅42岁,正是人生的黄金时期。于是他迁居于鄞县的月湖畔,名其居曰“懒堂”,一个“懒”字,很可能蕴含着他心中的愤懑与不平?自此后终神宗一朝,没有再被起用。直至绍圣元年,53岁的舒亶才被起用为官,后为朝廷带兵平定了一些地方的反叛,巩固地方统治。崇宁二年,舒亶生病死于军中,终年62岁。

诗词欣赏

临江仙(送鄞令李易初)

折柳门前鹦鹉绿,河梁小驻归船。不堪花发对离筵。孤村啼鴂日,深院落花天。

文采弟兄真叠玉,赤霄去路谁先。明朝便恐各风烟。江山如有恨,桃李自无言。

点绛唇(周园分题得湖上闻乐)

紫雾香浓,翠华风转花随辇。洞天云暖。一片笙歌远。

水展龙舟,忆侍瑶池宴。闲庭院。梦回春半。雪鬓无人见。

散天花(次师能韵)

云断长空叶落秋。寒江烟浪静,月随舟。西风偏解送离愁。声声南去雁,下汀洲。

无奈多情去复留。骊歌齐唱罢,泪争流。悠悠别恨几时休。不堪残酒醒,凭危楼。

醉花阴(试茶)

露芽初破云腴细。玉纤纤亲试。香雪透金瓶,无限仙风,月下人微醉。

相如消渴无佳思。了知君此意。不信老卢郎,花底春寒,赢得空无睡。

醉花阴(越州席上官妓献梅花)

月幌风帘香一阵。正千山雪尽。冷对酒尊傍,无语含情,别是江南信。

寿阳妆罢人微困。更玉钗斜衬。拟插一枝归,只恐风流,羞上潘郎鬓。

虞美人(寄公度)

芙蓉落尽天涵水。日暮沧波起。背飞双燕贴云寒。独向小楼东畔、倚阑看。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故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虞美人(周园欲雪)

酒边陡觉罗衣暖。独倚黄昏看。寒鸦两两下楼东。著处暗云垂地、一重重。

红炉欢坐谁能醉。多少看花意。谢娘也拟殢春风。便道无端柳絮、逼帘栊。

虞美人(蒋园醉归)

重帘小阁香云暖。黛拂梳妆浅。玉箫一曲杜韦娘。谁是苏州刺史、断人肠。

醉归旋拨红炉火。却倚屏山坐。银缸明灭月横斜。还是画楼角送、小梅花。

丑奴儿(次师能韵)

一池秋水疏星动,寒影横斜。满坐风花。红烛纷纷透绛纱。

江湖散诞扁舟里,到处如家。且尽流霞。莫管年来两鬓华。

一落索(蒋园和李朝奉)

正是看花天气。为春一醉。醉来却不带花归,诮不解、看花意。

试问此花明媚。将花谁比。只应花好似年年,花不似、人憔悴。

一落索

叶底枝头红小。天然窃窕。后园桃李谩成蹊,问占得、春多少。

不管雪消霜晓。朱颜长好。年年若许醉花间,待拚了、花间老。

满庭芳(重阳前席上次元直韵)

寒日穿帘,澄江凭槛,练光浮动余霞。蓼汀芦岸,黄叶衬孤花。天外征帆隐隐,残云共、流水无涯。登临处,琼枝潋滟,风帽醉欹斜。

丰年,时节好,玉香田舍,酒满渔家。算浮世劳生,事事输他。便恁从今酩酊,休更问、白雪笼纱。还须仗,神仙妙手,传向画图夸。

满庭芳(后一日再置酒次冯通直韵)

红叶飘零,寒烟疏淡,楼台半在云间。望中风景,图画也应难。又是重阳过了,东篱下、黄菊阑珊。陶潜病,风流载酒,秋意与人闲。

霞冠。欹倒处,瑶台唱罢,如梦中还。但醉里赢得,满眼青山。花发看看满也,留不住、当日朱颜。平生事,从头话了,独自却凭阑。

满庭芳(送权府苏台道宗朝奉)

阊阖天门,芙蓉春殿,几年目断鸡翘。短蓬秋鬓,端幸倚琼瑶。南圃花边小院,西湖畔、云底双桥。归时节,红香露冷,月影上芭蕉。

明朝。那可望,旗亭烟草,柳渡寒潮。但万户千门,恨客歌樵。戏彩光浮衮绣,听鸣珂、响逼云霄。应回首,绮裘醉客,还是独吹箫。

卜算子(分题得苔)

池台小雨干,门巷香轮少。谁把青钱衬落红,满地无人扫。

何时斗草归,几度寻花了。留得佳人莲步痕,宫样鞋儿小。

菩萨蛮

三年江上风吹泪。夭桃艳杏无春意。今日欲开眉。那堪更别离。

莫折长亭柳。折尽愁依旧。只有醉如狂。人生空断肠。

菩萨蛮

柳桥花坞南城陌。朱颜绿发长安客。雨后小池台。寻常载酒来。

马头今日路。却望城西去。斜日下汀洲。断云和泪流。

菩萨蛮

画船搥鼓催君去。高楼把酒留君住。去住若为情。西江潮欲平。

江潮容易得。只是人南北。今日此尊空。知君何日同。

菩萨蛮

画檐细雨偏红烛。疏星冷落排寒玉。赌得碧云篇。金波更涉船。

樽前当日客。行色垂杨陌。天阔水悠悠。含情独倚楼。

菩萨蛮

杜鹃啼破江南月。香风扑吹红雪。赋就缕金笺。黄昏醉上船。

年华双短鬓。事往情可尽。明日各天涯。来春空好花。

菩萨蛮(次刘郎中赏花韵)

朱帘乍卷层烟起。露华深浅初疑洗。困倚玉阑风。绮罗知几重。

向人如有意。不醉何时醉。便得一枝红。犹胜两鬓空。

菩萨蛮(席上送寅亮通直)

小池山额垂螺碧。绿红香里眠鸂鶒。波面翠云开。仙槎天上来。

吹将红日落。懊恼严城角。风月此时情。知君华发生。

菩萨蛮(送奉化知县秦奉议)

一回别后一回老。别离易得相逢少。莫问故园花。长安君是家。

短亭秋日晚。草色随人远。欲醉又还醒。江楼暮角声。

菩萨蛮

樽前休话人生事。人生只合樽前醉。金盏大如船。江城风雪天。

绮窗灯自语。一夜芭蕉雨。玉漏为谁长。枕衾残酒香。

菩萨蛮

楼前流水西江道。江头水落芙蓉老。画鼓叠凉波。凭栏颦翠娥。

当年金马客。青鬓芦花色。把酒感秋蓬。骊歌半醉中。

菩萨蛮

绮栊深闭桃园曲。刘郎老向花间宿。笑脸抹流霞。心知是小琶。

纤纤垂素玉。掠鬓春云绿。弹了醉思仙。小窗红日偏。

菩萨蛮(次张秉道韵)

真珠酒滴琵琶送。行云旧识巫山梦。空得醉中归。老来心事非。

江梅含日暖。照水花枝短。密叶似商量。向人春意长。

菩萨蛮

小亭露压风枝动。鹊炉火冷金瓶冻。悄悄对西窗。瘦知罗带长。

欲眠思殢酒。坐听寒更久。无赖是青灯。开花故故明。

菩萨蛮

流年又见风沙送。钧天回首清都梦。塞雁几时归。镜中双鬓非。

绿袍同冷暖。谁道交情短。愁斛若为量。还随一线长。

菩萨蛮(次莹中元归韵)

白苹洲渚垂杨岸。藕花未放青蒲短。斜日画船归。背人双鹭飞。

醉眠金马客。不道风尘隔。红影上窗纱。小庭空落花。

菩萨蛮(湖心寺席上赋茶词)

金船满引人微醉。红绡笼烛催归骑。香泛雪盈杯。云龙疑梦回。

不辞风满腋。旧是仙家客。坐得夜无眠。南窗衾枕寒。

菩萨蛮(别意)

江梅未放枝头结。江楼已见山头雪。待得此花开。知君来不来。

风帆双画鹢。小雨随行色。空得郁金裙。酒痕和泪痕。

菩萨蛮(次韵)

香波绿暖浮鹦鹉。黄金捍拨么弦语。小雨落梧桐。帘栊残烛红。

人生闲亦好。双鬓催人老。莫惜醉中归。醒来思醉时。

菩萨蛮

绿窗酒醒春如梦。小池犹见红云动。露湿井干桐。翠阴生细风。

雨过芳塘净。清昼闲中永。门外立双旌。隔花闻笑声。

菩萨蛮

忆曾把酒赏红翠。无腰柳弱歌声细。纵马杏园西。归来香满衣。

宝车空犊驻。事逐孤鸿去。搔首立江干。春萝挂暮山。

蝶恋花(置酒别公度座间探题得梅)

雪后江城红日晚。暖入香梢,渐觉玲珑满。仿佛临风妆半面。冰帘斜卷谁庭院。

折向樽前君细看。便是江南,寄我人还远。手把此枝多少怨。小楼横笛吹肠断。

蝶恋花

深炷熏炉小扃院。手捻黄花,尚觉金犹浅。回首画堂双语燕。无情渐渐看人远。

相见争如初不见。短鬓潘郎,斗觉年华换。最是西风吹不断。心头往事歌中怨。

减字木兰花(用旧韵戏吴奉议)

眉山敛额。往事追思空手拍。雁字频飞。生怕人来说著伊。

闲抛绣履。愁殢香衾浑不起。莫似扬州。只作寻常薄幸休。

减字木兰花(赋锦带)

碎红如绣。摇曳东风垂彩绶。拟倩柔条。约住佳人细柳腰。

蜀江春绿。争似枝头能结束。纤手攀时。欲绾同心寄与谁。

木兰花(次韵赠歌妓)

十二阑干褰画箔。取次穿花成小酌。彩鸾舞罢凤孤飞,回首东风空院落。

杳杳桃源仙路邈。晴日晓窗红薄薄。伤春还是懒梳妆,想见绿云垂鬓脚。

木兰花

金丝络马青钱路。笑指玉皇香案去。点衣柳陌堕残红,拂面风桥吹细雨。

晓钗压鬓头慵举。恨里歌声兼别苦。西湖一顷白菱花,惆怅行云无觅处。

减字木兰花(蒋园口号)

琉璃一片春湖面。画舫游人帘外见。水边风嫩柳低眠,花底雨干莺细啭。

秋千寂寂垂杨岸。芳草绿随人渐远。一番乐事又将离,金盏莫辞红袖劝。

浣溪沙(次权中韵)

燕外青楼已禁烟。小寒犹自薄胜绵。画桥红日下秋千。

惟有樽前芳意在,应须沈醉倒花前。绿窗还是五更天。

浣溪沙(和葆先春晚饮会)

金缕歌残红烛稀。梁州舞罢小鬟垂。酒醒还是独归时。

画栋日高来语燕,绮窗风暖度游丝。几多落叶上青枝。

浣溪沙(和仲闻对棋)

黑白纷纷小战争。几人心手斗纵横。谁知胜处本无情。

谢傅老来思别墅,杜郎闲去忆鏖兵。何妨谈笑下辽城。

浣溪沙(劝酒)

雨洗秋空斜日红。青葱瑶辔玉玲珑。好风吹起□江东。

且尽红裙歌一曲,莫辞白酒饮千钟。人生半在别离中。

浣溪沙

白鹭飞飞点碧塘。雨荷风卷绿罗裳。管弦竞奏杂鱼榔。

游女谩能歌白纻,使君不学野鸳鸯。桃花空解误刘郎。

鹊桥仙(吕使君饯会)

教来歌舞,接成桃李。尽是使君指似。如今装就满城春,忍便拥、双旌归去。

莺心巧啭,花心争吐。无计可留君住。两堤芳草一江云,早晚是、西楼望处。

乌台诗案

乌台诗案,是北宋年间的一场文字狱,结果苏轼被抓进乌台,被关4个月。御史中丞李定、舒亶、何正臣等人摘取苏轼《湖州谢上表》中语句和此前所作诗句,以谤讪新政的罪名逮捕了苏轼,苏轼的诗歌确实有些讥刺时政,包括变法过程中的问题。这案件先由监察御史告发,后在御史台狱受审。所谓“乌台”,即御史台,因官署内遍植柏树,又称“柏台”。柏树上常有乌鸦栖息筑巢,乃称乌台。所以此案称为“乌台诗案”。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