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薛昭蕴

薛昭蕴

人物简介:

薛昭蕴,字澄州,河中宝鼎(今山西荣河县)人。王衍时,官至侍郎。擅诗词,才华出众。《北梦琐言》:薛澄州昭蕴即保逊之子也。恃才傲物,亦有父风。每入朝省,弄笏而行,旁若无人。好唱《浣溪沙》词。

展开全文

薛昭蕴相关

中文名

薛昭蕴

出生地

河中宝鼎

代表作品

《醉公子》《谒金门》《喜迁莺》

别名

字澄州

职业

唐末词人

人物生平

薛昭蕴(《北梦琐言》卷十一作昭纬),唐末官侍郎。孙光宪云:薛澄州昭纬,即保逊之子也。恃才傲

物,亦有父风。每入朝省,弄笏而行,旁若无人。知举后,有一门生辞归乡里,临歧,献规曰:“侍郎重德,某乃受恩。尔后请不弄笏与唱《浣溪沙》,即某幸也。”时人谓之至言。(《北梦琐言》卷四)

相关事件

好唱《浣溪沙》词。

作品一览

基本信息

姓名:薛昭蕴

生卒:不详

描述:唐末词人

籍贯:河中宝鼎(今山西荣河县)人

佳作欣赏

《醉公子》

慢绾青丝发,光砑吴绫袜。

床上小熏笼,韶州新退红。

叵耐无端处,捻得从头污。

恼得眼慵开,问人闲事来。

《谒金门》

春满院,叠损罗衣金线。睡觉水精帘未卷,帘前双语燕。

斜掩金铺一扇,满地落花千片。早是相思肠欲断,忍教频梦见。

《相见欢》罗襦绣袂香红。画堂中。细草平沙蕃马,小屏风。

卷罗幕。凭妆阁。思无穷。暮雨轻烟魂断,隔帘栊。

《喜迁莺》

残蟾落,晓钟鸣,羽化觉身轻。乍无春睡有余酲,杏苑雪初晴。紫陌长,襟袖冷,不是人间风景。回看尘土似前生,休羡谷中莺。

金门晓,玉京春,骏马骤轻尘。桦烟深处白衫新,认得化龙身。

九陌喧,千户启,满袖桂香风细。杏园欢宴曲江滨,自此占芳辰。

清明节,雨晴天,得意正当年。马骄泥软锦连乾,香袖半笼鞭。

花色融,人竞赏,尽是绣鞍朱鞅。日斜无计更留连,归路草和烟。

《女冠子》

求仙去也,翠钿金篦尽舍。入岩峦,雾卷黄罗帔,云雕白玉冠。

野烟溪洞冷,林月石桥寒。静夜松风下,礼天坛。

云罗雾縠,新授明威法箓。降真函,髻绾青丝发,冠抽碧玉篸。

往来云过五,去住岛经三。正遇刘郎使,启瑶缄。

《浣溪沙》

红蓼渡头秋正雨,印沙鸥迹自成行,整鬟飘袖野风香。

不语含嚬深浦里,几回愁煞棹船郎,燕归帆尽水茫茫。

钿匣菱花锦带垂,静临兰槛卸头时,约鬟低珥算归期。

花茂草青湘渚阔,梦馀空有漏依依,二年终日损芳菲。

粉上依稀有泪痕,郡庭花落欲黄昏,远情深恨与谁论。

记得去年寒食日,延秋门外卓金轮,日斜人散暗销魂。

握手河桥柳似金,蜂须轻惹百花心,蕙风兰思寄清琴。

意满便同春水满,情深还似酒杯深,楚烟湘月两沉沉。

帘外三间出寺墙,满街垂柳绿阴长,嫩红轻翠间浓妆。

瞥地见时犹可可,却来闲处暗思量,如今情事隔仙乡。

江馆清秋缆客船,故人相送夜开筵,麝烟兰焰簇花钿。

正是断魂迷楚雨,不堪离恨咽湘弦,月高霜白水连天。

倾国倾城恨有馀,几多红泪泣姑苏,倚风凝睇雪肌肤。

吴主山河空落日,越王宫殿半平芜,藕花菱蔓满平湖。

越女淘金春水上,步摇云鬓佩鸣珰,渚风江草又清香。

不为远山凝翠黛,只应含恨向斜阳,碧桃花谢忆刘郎。

《离别难》

宝马晓鞴雕鞍,罗帏乍别情难。那堪春景媚,送君千万里。

半妆珠翠落,露华寒。红蜡烛,青丝曲,偏能钩引泪阑干¤

良夜促,香尘绿,魂欲迷,檀眉半敛愁低。未别心先咽,

欲语情难说。出芳草,路东西,摇袖立。春风急,

樱花杨柳雨凄凄。

《虞美人六首》

晓莺啼破相思梦,帘卷金泥凤。宿妆犹在酒初醒,翠翘慵整倚云屏,转娉婷。○香檀细画侵桃脸,罗袂轻轻敛。佳期堪恨再难寻,绿芜满院柳成阴,负春心。

触帘风送景阳钟,鸳被绣花重。晓帏初卷冷烟浓,翠匀粉黛好仪容,思娇慵。○起来无语理朝妆,宝匣镜凝光。绿荷相倚满池塘,露清枕簟藕花香,恨悠扬。

翠屏闲掩垂珠箔,丝雨笼池阁。露粘红藕咽清香,谢娘娇极不成狂,罢朝妆。○小金鸂鶒沈烟细,腻枕堆云髻。浅眉微敛注檀轻,旧欢时有梦魂惊,悔多情。

碧梧桐映纱窗晚,花谢莺声懒。小屏屈曲掩青山,翠帏香粉玉炉寒,两蛾攒。○颠狂年少轻离别,孤负春时节。画罗红袂有啼痕,魂销无语倚闺门,欲黄昏。

深闺春色劳思想,恨共春芜长。黄鹂娇转泥芳妍,杏枝如画倚轻烟,锁窗前。○凭阑愁立双蛾细,柳影斜摇砌。玉郎还是不还家,教人魂梦逐杨花,绕天涯。

少年艳质胜琼英,早晚别三清。莲冠稳篸钿篦横,飘飘罗袖碧云轻,画难成。○迟迟少转腰身袅,翠靥眉心小。醮坛风急杏枝香,此时恨不驾鸾皇,访刘郎。

小重山

薛昭蕴春到长门春草青。玉阶华露滴,月胧明。东风吹断紫箫声。宫漏促,帘外晓啼莺。

愁极梦难成。红妆流宿泪,不胜情。手挼裙带绕阶行。思君切,罗幌暗尘生。

小重山其二

秋到长门秋草黄,画梁双燕去,出宫墙。玉箫无复理霓裳。金蝉坠,鸾镜掩休汝。忆昔在昭阳,舞衣红带,绣鸳鸯。至今犹惹御炉香。魂梦断,愁听漏更长。

教坊曲名

乌夜啼,唐教坊曲名。前蜀薛昭蕴词始名。三十六字,平仄韵转换。上片三句,十八字,每句都用平韵。下片四句,十八字,前两个三言句用仄韵,后两句转平韵。上下片结句都是九字句,常用上六下三或上四下五句式。李煜此词用《乌夜啼》词牌,与四十七字的平韵《乌夜啼》调有别。

又名《上西楼》、《月上瓜洲》、《古乌夜啼》、《西楼子》、《秋夜月》、《乌夜啼》、《亿真妃》。

经典鉴赏

谒金门(春满院)

春满院,叠损罗衣金线。睡觉水精帘未卷,帘前双语燕。

斜掩金铺一扇,满地落花千片。早是相思肠欲断,忍教频梦见。

赏析:句句写醒后相思,却又句句衬梦里相见。这不,她刚刚午睡醒来,又照例梦见久别的未婿,满怀怅恨与慵倦,水晶帘儿也无心卷起。可恼的是那对燕儿,在帘前翻飞着,亲昵着,呢喃着,把身影儿双双印上珠帘,仿佛在炫耀它们的成双成对,嘲笑她形单影只。从半掩的门儿望去。但这春色分明到了迟暮时分,换得落红无数。这个春天又白白过去了,那件绸纱春衫依然叠在箱底,没心思穿。他不在,穿给谁看呢!盼梦里相见,又怕梦里相见,倍增醒来相思。

浣溪沙(粉上依稀有泪痕)

粉上依稀有泪痕,郡庭花落欲黄昏,远情深恨与谁论?

记得去年寒食日,延秋门外卓金轮,日斜人散暗销魂。

薛昭蕴注释:

郡庭:郡斋之庭。

延秋门:长安禁苑中宫庭24所,西面二门,南曰延秋门,北曰元武门。

卓:立也。

金轮:车轮。

赏析:又是落花满庭,夕阳斜照的时候了。而心上人却一去不归。远情深恨,向谁诉说!回想起来,不觉愁思百结,令人销魂。全词写得孤寂冷落。词中含蓄委婉地表露了离别相思之情。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纪初别,泪痕界粉,起句便从对面着笔,则“日斜人散”,销魂者不独一人也。全词情殷语婉,六朝之余韵也。作者《谒金门》词,结句云“早是相思肠欲断,忍教频梦见”,情致与此相似。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日斜人散,对此者谁不销魂?

轶事典故

《花间集》称为“薛侍郎”,列于韦庄之后,即当为前蜀时人。王国维认为即薛昭纬(《庚辛之间读书记》),是唐直臣薛存诚后裔薛保逊之子。昭宗乾宁中官至礼部侍郎。性轻率,恃才傲物,“每入朝省,弄芴而行,旁若无人,好唱〔浣溪沙〕词”(《北梦琐言》)。后因事获罪,贬为刺史。

史籍记载

薛昭蕴,唐末或五代词人。

薛昭蕴现存词19首,8首为(浣溪沙),内容多写闺情宫怨,友情离思以及女道士清冷生涯,文人及第得意情景。其词较少艳情缛文,风格比较清丽委婉,接近韦庄。其佳作如(浣溪沙)“江馆清秋揽客船”,写秋夜江馆饯别:“正是断魂迷楚雨,不堪离恨咽湘,月高霜白水连天。”融情于景,以景见情。又同调“倾国倾城恨有余”,写游姑苏台凭吊西施:“吴主山河空落日,越王宫殿半平芜,藕花菱蔓满重湖。”吊古伤今,苍凉感伤。在《花间集》中也是为数不多,比较难得的。余则多流于肤浅,缺少新意。

其词收于《花间集》。事迹见新、旧《唐书》,《北梦琐言》及王国维《庚辛之间读书记·跋覆宋本〈花间集〉》。

历史评价

薛昭蕴现存词19首,8首为〔浣溪沙〕,内容多写闺情宫怨,友情离思以及女道士清冷生涯,文人及第得意情景。其词较少艳情缛文,风格比较清丽委婉,接近韦庄。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