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玄冥二老

玄冥二老

人物简介:

玄冥二老,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人物,即鹿杖客与鹤笔翁,前者好色奸诈,后者愚钝好酒。二人武功卓绝,擅用极阴寒的掌力玄冥神掌,只是热衷于功名利禄,才以一代高手的身分,投身王府以供赵敏郡主驱策,均是王府最强高手。二人自幼同门学艺,从壮到老,数十年来没分离过一天,两人都无妻子儿女,合作无间。张无忌幼时曾被鹤笔翁掳去,并被打了一记玄冥神掌,令他险些因寒毒死去。在新修版中,张无忌用九阳神功废掉玄冥二老大部份的内力,刻意把玄冥二老降到神箭八雄战力以下。最后玄冥二老被降至普通一流高手,由于内力不济,遭掌上的阴毒反噬。

展开全文

玄冥二老相关

中文名

玄冥二老

国籍

中国(元朝)

职业

《倚天屠龙记》中人物

功力

武功卓绝

师傅

百损道人

别名

鹿杖客与鹤笔翁

民族

汉族

来源

《倚天屠龙记》

绝技

玄冥神掌

角色设定

玄冥二老-------鹿杖客、鹤笔翁

鹿 杖 客—

师兄,好色(新修版好色程度被调高,在掌伤周芷若后即意图不轨可以见一斑)

鹤 笔 翁—师弟,好酒,心思迟钝

师 父—百损道人(真确性有待验证,只知百损道人懂得玄冥神掌)

徒 弟—乌旺阿普(鹿杖客的徒弟)

廿年前,玄冥二老五十来岁年纪,高鼻深目,似是西域人,在张无忌身上打下玄冥神掌,非九阳神功不能治愈,张无忌身中寒毒七年。

张无忌时代,玄冥二老约是七十来岁,武功大成。

玄冥二老武功卓绝,只是热衷于功名利禄,这才以一代高手的身分,投身王府以供驱策。 

【玄冥二老威震京师,汝阳王府中武士对之敬若天人,谁敢出来阻挡?汝阳王连声呼喝,众武士只是虚张声势、装模作样地叫嚷一番,眼见玄冥二老扬长下山去了。

人物武功

原著中玄冥二老单独一人就已经是仅次于张三丰、张无忌、少林三渡、成昆等寥寥数人的一流高手,玄冥神掌更是阴寒无比,二老联手更是难觅对手,武当山杨逍、韦一笑曾和二老对掌,兀自难以承受阴寒掌力。

对俞莲舟

俞莲舟两个起落,已奔到马后,左手拍出一掌,身随掌起,按到 了那元兵后心。那元兵竟不回头,倏地反击一掌。波的一声响,双掌相交,俞莲舟只觉对方掌力犹如排山倒海相似,一 股极阴寒的内力冲将过来,霎时间全身寒冷透骨,身子晃了 几下,倒退了三步。那元兵的坐骑也吃不住俞莲舟这一掌的震力,前足突然 跪地。那元兵抱着无忌,顺势向前一跃,已纵出丈余,展开轻身功夫,顷刻间已奔出十余丈。张翠山跟着追到,见二哥脸色苍白,受伤竟是不轻,急忙扶住。 殷素素心系爱子,没命的追赶,但那元兵轻身功夫极高, 越追越远,到后来只见远处大道上一个黑点,转了一个弯,再 也瞧不到了。

见俞莲舟正闭目打坐,调匀气息。 过了一会,殷素素悠悠醒转,叫道:“无忌,无忌!”俞莲舟惨白的脸色也渐渐红润,睁开眼来,低声道:“好厉害的掌力!” 张翠山听师兄开口说话,知道生命已然无碍,这才放心, 但仍是不敢跟他言语。俞莲舟站起身来,在室中缓缓走了三转,舒展筋骨,说道:“五弟,我一生之中,除了恩师之外,从未遇到过如此高手。”

俞莲舟应道:“是。”心下凛然:“原来那人过于持重,怕我掌力胜他,是以一上来未曾施出玄冥神掌的全力,否则我此刻多半已然性命不保。下次若再相遇,他下手便不容情了。”

鹤笔翁大叫:“师哥!”抢入火堆中抱起。他跃出火堆,立足未定,俞莲舟叫道:“吃我一掌!”左掌击 向他肩头。鹤笔翁不敢抵敌,沉肩相避,俞莲舟这一掌似已用老,但他肩头下沉,这一掌仍是跟着下击, 拍的一声,只痛得他额头冷汗直冒,此刻救师兄要紧,忙抱起鹿杖客,飞身跃出高墙。 

对张三丰

那人左足一点,抱了孩子便欲跃上屋顶,突觉肩头一沉,身子滞重异常,双足竟无法离地,原来张三丰悄没声的欺近身来,左手已轻轻搭在他的肩头上。那人大吃一惊,心知张三丰只须内劲一吐,自己不死也得重伤,只得依言走进厅去。 

对张无忌

手掌离她肩头尚有尺许,突觉两股无声无息的掌风分自左右击到,事先竟没半点朕兆,张无忌一惊之 下,双掌翻出,右手接了右边击来的一掌,左手接了从左边击来的一掌,四掌同时相碰,只觉来劲奇强, 掌力中竟夹着一股阴冷无比的寒气。

这股寒气自己熟悉之至,正是幼时缠得他死去活来的‘玄冥神掌’掌力。

张无忌一惊之下,九阳神功随念而生,陡然间右胁之上被两敌拍上一掌。张无忌一声闷哼,向后摔出 ,但见袭击自己的乃是两个身形高瘦的老者。这两个老者各出一掌和张无忌双掌比拼,余下一掌却无影无 踪的拍到了他身上。

他这一下如同飞将军从天而降,谁都大吃一惊,即令是玄冥二老这般一等一的高手,事先竟也没丝毫警觉。鹿杖客听得长窗破裂,即便抢在赵敏身前相护,和张无忌拚了一掌,竟然立足不定,退开两步,待要提气再上,刹那间全身燥热不堪,宛似身入熔炉。

张无忌认出了鹤笔翁的声音,怒气上冲,喝道:“当我年幼小之时,被你擒住,性命几乎不保。今日你还有脸来跟我说话?接招!”呼的一掌,便向鹤笔翁拍了过去。鹿杖客适才吃过他的苦头,知道单凭鹤笔翁一人之力,不是他的敌手,抢上前来,向他击出一掌。

玄冥二老骇然失色,眼见张无忌第三次举掌击来,不约而同的各出单掌抵御。三人真力相变,玄冥二老只觉对方掌力中一股纯阳之气汹涌而至,难当难耐。张无忌掌发如风,想起幼时被鹤笔翁打了一招玄冥 神掌,数年之间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因此击向鹿杖客的掌力尚留余地,对鹤笔翁却毫不放松。二十余掌一 过,鹤笔翁一张青脸已胀得通红,眼见对方又是一掌击到,他左掌虚引,意欲化解,右掌却斜刺里重重击 出。只听得拍拍两响,鹤笔翁这一掌狠狠打在鹿杖客肩头,而张无忌那一掌却终究无法化开,正中胸口。 总算张无忌不欲伤他性命,这一掌真力只用了三成,鹤笔翁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已红得发紫, 身子摇晃,倘若张无忌乘势再补上一掌,非教他毙命当场不可。鹿杖客肩头中掌,也痛得脸色大变,嘴唇都咬出血来。

玄冥二老是赵敏手下顶儿尖儿的能人,岂知不出三十招,便各受伤。赵敏手下众武士固然尽皆失色,便 是杨逍和韦一笑也大为诧异。他二人曾亲眼见到,那日玄冥二老在武当山出手,张无忌中掌受伤,不意数月之间,竟能进展神速若是。

玄冥二老比掌败阵,齐声呼啸,同时取出了兵刃。只见鹿杖客手中拿着一根短杖,杖头分叉,作鹿角之形 ,通体黝黑,不知是何物铸成,鹤笔翁手持双笔,笔端锐如鹤嘴,却是晶光闪亮。他二人追随赵敏已非一日,但即是赵敏,也从未见过他二人使用兵刃。这三件兵刃使展开来,只见一团黑气,两道白光,霎时间便将张无忌困在垓心。张无忌身边不带兵器,赤手空拳,情势颇见不利,但他丝毫不惧,存心要试试自己武功,在这两大高手围攻之下,是否能空手抵敌。玄冥二老自恃内力深厚,玄冥神掌是天下绝学,是以一上阵便和他对掌,岂知张无忌的九阳神功却非任何内功所能及,数十掌一过便即落败。他二人的兵刃却以招数诡异取胜,两人的名号便是从所用兵刃而得,鹿角短杖和鹤嘴双笔,每一招都是凌厉狠辣,世所罕见。 

又有三名好手上前夹攻。张无忌和玄冥二老此时各运神功,数丈方圆之内劲风如刀,那三名好手怎能插得下手去?

张无忌呼呼两掌,使上了十成劲力,将玄冥二老逼得倒退三步,展开轻功,向王保保马后追来。玄冥二老和其余三名好手大惊,随后急追。张无忌每当五人追近,便反手向后拍出数掌,九阳神功威力奇大,每掌 拍出,玄冥二老便须闪避,不敢直撄其锋。鹤笔翁和其余好手大声呼喝,随后追来。可是这山峰高达数百丈,登高追逐,最是考较轻功,玄冥二老内力极强,轻功却非一流,反是另外四五人追在鹤笔翁之前。

此时全力对付身前十八名番僧合力,拍向身后这一掌已只不过平时的二成力道。但觉一股阴寒之气从掌中 直传过来,霎时间全身发颤,身形一晃,俯身扑倒。原来正是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忽施偷袭。赵敏惊呼:“ 鹿先生,住手!”扑上去遮住张无忌身子,喝道:“哪一个敢再动手?”鹿杖客本想补上一掌,就此结果了这个生平第一劲敌的性命,但见郡主如此相护,只得罢手退开,他纵声长啸,示意已然得手,招呼同伴赶来

张无忌曾与玄冥二老数度交手,知道他二人本来已非自己对手,自己与渡厄等三僧三度剧斗,武功又 深了一层,要击败二人可说绰绰有余。只是二人毕竟修为非同小可,却也不敢轻忽,当下展开太极拳法, 圈圈连环,九阳神功从一个个或正或斜的圆圈中透将出来。 玄冥二老渐感阳气炽烈,自己玄冥神掌中发出的阴寒之气,往往被对方逼了回来。 

张无忌哼了一声,心想:“这玄冥二老武功已如此了得,若再练成芷若的阴毒武功,此后作恶,再也无人制得了。”

玄冥二老是顶尖高手,如以第五六层的挪移乾坤功夫对付,却又奈何二人不得。这一拨之下,鹤笔翁右掌 拍出,波的一响,正中鹿杖客肩头。鹿杖客吃了一惊,怒道:“师弟,你干甚么?”

他本想以挪移乾坤之法引得鹤笔翁去打鹿杖客,再引鹿杖客去打鹤笔翁,这时听了赵敏之言,当下只是牵 引拨动鹤笔翁的拳脚,对付鹿杖客时却是太极拳的招数

鹿杖客怒道:“是谁先动手了?”他见闻虽博,却不知世间竟有挪移乾坤第七层神功的偌大威力,以鹤笔翁如此武功修为,即令张无忌能胜他杀他,却决计不能用借力打力的法门来倒转他掌力,是以丝毫没疑心到是张无忌从中作怪。

杨逍和韦一笑

杨逍和韦一笑齐声怒喝,扑上前去。那两个老者又是挥出一掌,砰砰两声,杨逍和韦一笑腾腾退出数步,只感胸口气血翻涌,寒冷彻骨。两个老者身子都晃了一晃,右边那人冷笑道:“明教好大的名头,却也不过如此!”转过身子,护着赵敏走了。 

对范遥

张无忌寻思:“ 苦头陀武功之强,只怕和玄冥二老不分上下,虽不知内力如何,但招数神妙,大是劲敌。他只打手势不说话,难道是个哑巴?可是他耳朵却又不聋。赵姑娘对他颇见礼遇,定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

范遥将此事从头至尾虚拟想象一遍,觉得这条计策虽然简易,倒也没有破绽,说道:“我想杨大哥之计可行。鹤笔翁性子狠辣,却不及鹿杖客阴毒多智,只须解药在鹤笔翁身上,我武功虽不及他,当能对付得了。”

对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回掌反击,已挡不了鹤笔翁的阴阳双掌,左掌和他的左掌相抵,鹤笔翁的右手所发的玄冥神掌终于击在她的背心。那玄冥神掌何等厉害,当年在武当山上,甚至和张三丰都对得一掌,灭绝师太身子一晃 ,险些摔倒。 

对丐帮

执法长老喝道:“拿下了!”便有四名七袋弟子分扑鹿鹤二老。玄冥二老武功奇强,只三招之间,四名七袋弟子均已受伤。那白须白发的传功长老站起身来,呼的一掌直向鹤笔翁击去,风生虎虎,威猛已极。

鹤笔翁一招“玄冥神掌”还击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双掌相对,对到三掌之后,传功长老已是相形见绌。那边厢鹿杖客使动鹿角杖,双战执法长老和掌钵龙头二人,一时难分高下,掌棒龙头见传功长老脸 红如血,一步步后退,不禁暗自骇异,心想传功长老功力深厚,乃本帮第一高手,怎地不敌这个老儿?眼 见他对到第五掌时,喘息声响,白须飘动,已现狼狈之态,虽知他对敌之时向来不喜欢相助,但到此地步 ,终不能任由他丧生敌手,当下举起铁棒,向鹤笔翁脚下横扫过去。 突然之间,鹿杖客和鹤笔翁撇下对手,猛向史火龙冲去,这一下身法奇快,眼见史火龙难以抵挡,哪知陈 友谅当赵敏和二老讲话之时,料到二老要以进为退,施此一着,已先行绕到史火龙身旁。玄冥二老掌力未 到,陈友谅已在史火龙肩头一推,将他推到了弥勒佛像之后。玄冥二老掌力击出,扑的一声轻响,佛像泥屑纷飞,摇摇欲坠。鹤笔翁抢上一步,再补上两掌,一尊大佛像半空中倒将下来。 玄冥二老已人庙中呼啸而出,四下不见赵敏,知她已然脱身。两人一声长笑,四掌齐出,登时有本名丐帮 弟子中掌倒地,待得传功长老、执法长老等人追到玄冥二老的长笑之声已在十余丈之外,再也追不上了。 

对谢逊

张无忌一时捉摸不到她用意何在,斜倚炕上,苦苦思索,突然想起:“莫非她已料想到我和芷若已有婚姻

之约,因此害了我表妹一人不够,又想用计再害芷若?莫非那玄冥二老离开弥勒佛庙之后,便到这客店中

来算计我义父和芷若?”一想到玄冥二老,登时好生惊恐,鹿杖客和鹤笔翁武功实在太强,谢逊纵然眼睛不盲,也未必敌得过任何一人。 

对周芷若

鹿杖客轻飘飘一掌拍出,正中她小腹。那是非同小可的“玄冥神掌”,周芷若气息立闭,登时便晕了过去。

侧目望去,见赵敏不住摇晃,似有抱不住周芷若之势,暗道:“不好!芷若中了鹿老儿一掌玄冥神掌,只 怕抵受不住。她练的本是阴寒功夫,再加上这玄冥神掌中天下阴毒之最的寒气,寒上加寒,看来敏妹也禁 受不住了。”当下手上加劲,猛向鹿杖客压去。鹿杖客见他拳法斗变,便即猜知他心意,侧身闪过,叫道:“师弟,跟他游斗。那姓周的女子身上寒毒发作,别让他抽手解救。”鹤笔翁道:“正是!” 

二老对打

手肘微沉,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拍的一声大响,鹤笔翁的左拳击在鹿杖客的右掌之上。他两人武功一师所传,掌法相同,功力相若,登时都震得双臂酸麻,至于何以竟会弄得师兄弟自相拚掌,二人武功虽高,却也不明其中奥秘。两人又惊又怒之际,张无忌双掌又已击 到。玄冥二老仍是各出双掌,一守一攻,所使掌法已和适才全然不同,但被张无忌一引一带,仍是鹿杖客 的左掌击到了鹤笔翁的右掌之上,这乾坤大挪移手法之巧,计算之准,实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鹿杖客更是怒气勃发,下手毫不容情。他二人艺出同门,武功半斤八两,这一场恶战,也不知斗到何时方休。

绝技武器

玄冥神掌—玄冥二老自诩为天下绝学,旧版张无忌身中玄冥神掌难以救治,只因为他修习谢逊内功所致,否则以张三丰功力,玄冥神功实不能为患。二版将张无忌的武功删削,玄冥神掌纠缠不去,变成纯粹因为玄冥神掌难以解救之故。

鹿头短杖—鹿杖客的奇功兵器,练有不错的兵器功夫;鹤嘴双笔—鹤笔翁的奇功兵器,练有不错的兵器功夫,鹤嘴双笔可以掷出攻敌。

鹿杖客挥动鹿杖,鹤笔翁舞起鹤笔,化作一片黄光,两团黑气,齐向张无忌身上罩下。

玄冥寒毒

张三丰伸手按在他背心“灵台穴”上,一股浑厚的内力隔衣传送过去。以张三丰此时的内功修为,只要不是立时毙命气绝之人,不论受了多重损伤,他内力一到,定当好转,哪知他内力透进无忌体中,只见他 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紫,身子更是颤抖不已。张三丰伸手在他额头一摸,触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块寒冰 一般,一惊之下,右手又摸到他背心衣服之内,但觉他背心上一处宛似炭炙火烧,四周却是寒冷彻骨。若 非张三丰武功已至化境,这一碰之下,只怕也要冷得发抖。 

张三丰撕开无忌背上衣服,只见细皮白肉之上,清清楚楚的印着一个碧绿的五指掌印。张三丰再伸手抚摸 ,只觉掌印处炙热异常,周围却是冰冷,伸手摸上去时已然极不好受,无忌身受此伤,其难当可想而知。张三丰皱眉道:“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损道人一死,这阴毒无比的玄冥神掌已然失传,岂知世上居然还有人会这门功夫。

胡青牛一抓到张无忌的手腕,只觉他脉搏跳动甚是奇特,不由得一惊,再凝神搭脉,心道:“这娃娃所 中寒毒十分古怪,难道竟是玄冥神掌?这掌法久已失传,世上不见得有人会使。”又想:“若不是玄冥神掌,却又是什么?如此阴寒狠毒,更无第二门掌力。他中此寒毒为时已久,居然没死,又是一奇。是了, 定是张三丰老道以深厚的功力为他续命。现下阴毒已散入五脏六腑,胶缠固结,除非是神仙才救得他活。 ”

张无忌不用询问,看到他的脸色,便知没找到出路,心想:“我身中玄冥神掌,阴毒难除,屈指计来 ,原是寿元将尽,不论死在哪里,都是一样。只是他好端端的有福不享,妄想做甚么武林至尊,竟陪着我在这冰天雪地中活活饿死,可叹可怜!” 

治疗寒毒

练完第一卷经书后,屈指算来,胡青牛预计他毒发毙命之期早已过去,可是他身轻体健,但觉全身真气流动,全无病象,连以前时时发作的寒毒侵袭,也要时隔一月以上才偶有所感,而发作时也极轻微。不久便在第二卷的经文中读到一句:“呼吸九阳,抱一含元,此书可名九阳真经。”才知道果然便是太师傅所念念不忘的真经宝典,欣喜之余,参习更勤。加之那白猿感他治病之德,常采了大蟠桃相赠,那也是健体补元之物。待得练到第二卷经书的一小半,体内阴毒已被驱得无影无踪了。 

原来他在十岁那一年身中“玄冥神掌”阴毒,直至十七岁上方才去净,七年之间,日日夜夜均在与体内寒毒相抗,运气御寒已和呼吸、霎眼一般,不须意念,自然而成。

众人担心张无忌受伤,顾不得追赶,纷纷围拢。张无忌微微一笑,右手轻轻摆了一下,意示并不妨事, 体内九阳神功发动,将玄冥神掌的阴寒之气逼了出来,头顶便如蒸笼一般不绝有丝丝白气冒出。他解开上 衣,两胁各有一个深深的黑色手掌印。在九阳神功运转之下,两个掌印自黑转紫,自紫而灰,终于消失不 见。前后不到半个时辰,昔日数年不能驱退的玄冥掌毒,此时顷刻间便消除净尽。他站起身来,说道:“ 这一下虽然凶险,可是终究让咱们认出了对头的面目。”玄冥二老和杨逍、韦一笑对掌之时,已先受到张无忌九阳神功的冲击,掌力中阴毒已不到平时二成,但杨韦二人兀自打坐运气,过了半天才驱尽阴毒。张无忌关心太师父伤势,张三丰道:“火工头陀内功不行,外功虽然刚猛,可还及不上玄冥神掌,我的伤不碍事。”

赵敏伸手摸了摸鬓边的珠花,嫣然一笑,说道:“怎么你自己倒像没受甚么伤。”张无忌冷冷的道:“区区玄冥神掌,未必便伤得了人。” 

鹿杖客这一掌偷袭,适逢张无忌正以全力带动十八名番僧联手合力的内劲,后背藩篱尽撤,失了护体真气,玄冥寒毒侵入,受伤着实不轻。他盘膝而坐,以九阳真气在体内转了三转,呕出两口瘀血,才稍去胸口闭塞之气,睁开眼来,只见赵敏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

张无忌回头又望赵敏与周芷若一眼,只见她二人颤抖得更是厉害了,问道:“敏妹,怎样?”赵敏道: “糟糕!冷得紧!”张无忌吃了一惊,微一思索,已明其理,本来周芷若身中玄冥神掌,阴寒纵然厉害, 也只她一人身受,这时连赵敏也冷了起来赵敏本来被周芷若的阴寒之气逼得几欲冻僵,似乎全身血液都要凝结,得九阳真气一冲,渐觉暖和。但 张无忌单掌抵御玄冥二老,左支右绌,传向赵敏的九阳真气减弱。赵敏全身又格格寒战。 

这一全力发挥,周芷若所中的玄冥寒毒立时便驱赶殆尽。但阴阳二气在人体内交感,此强彼弱,彼强则此弱,玄冥寒毒一尽,九阳真气便去抵销她所练的九阴内力。

人物评论

诸葛亮“许先帝以驱驰”,可以体谅,但有时见才华不凡的人,甘心做庸碌富贵之人的手下,委实不明是什么缘故。若那主人老板客气礼貌看待,那还不致难堪,但又偏偏是态度傲慢,目中根本没有别人的尊严,那怎能够忍受得了?《倚天屠龙记》里,殷无福、殷无禄、殷无寿三人都本是成名人物,甘自改名换姓,给殷天正做家仆,那是他们感激他救命之恩,执意这样回报。殷天正本身有过人之处,是个英雉人物,而且三人虽是家仆身份,也没有人看轻他们,因此读者看了也不难过,像阿大、阿二、阿三这三名汝阳王府奴仆,亦是隐姓埋名的武林高手。“阿大”被杨逍认出是前丐帮长老、剑术上的一代宗师“八臂神剑”。他以奴仆身份而守大宗师行事的规格,不占人便宜、不乘人之危,那是很重视自己尊严的人了,为什么竟甘心为蒙古侵略者的爪牙,容许赵敏那样的人把他呼来喝去?他一句淡然带过,只说自己是“百死之余”,此外不作解释。读者对他尊敬,也为他难过,但主要是感到迷惑。

做坏人的仆人,难免要照坏人吩咐去做坏事;阿大仍得到读者尊敬,因为在这部小说里他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过是照赵敏吩咐跟张无忌比剑,但阿三以大力金钢指残忍地折断俞岱岩全身骨骼,那就令人憎厌了。

玄冥二老,是这类有极高本领而甘被利用之辈之中,最令人鄙视之徒。他们一个叫“鹿杖客”,一个叫“鹤笔翁”,可说是“没的玷辱了好名好姓”。他们练成威力无人能及的“玄冥神掌”,竟用来对付一个幼弱稚子,不过是受了主人吩咐照做。甘心做这种有失身份的卑鄙行为,为的原来是升官发财。

其实,对他们来说,升官发财有什么好处!鹿好淫而鹤嗜酒,就是抢人钱财去买酒嫖妓,凭他们武功,也自不难,何须供人差遣!但世界上是有这种人的,空负才学本领,没来由的甘为走狗,所得的其实少得可笑。

其它

俗话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在全书的最终,鹿鹤二人被张无忌的“九阳神功”逼出了体内玄冥之力,一双手上练了数十年的武功几乎尽失,成为武林中的三流庸手。从此,玄冥神掌绝迹江湖,鹿鹤二人也退出江湖,令人称快!

猜您喜欢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